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2020美國大選

特朗普的競選優勢依然強悍

王英良:特朗普儘管處於統計意義上的劣勢,但他依然存在明顯的競選優勢,如個人財富優勢、執政者優勢等。

特朗普在經歷疫情感染以及「神速」出院後,拜登發表了「葛底斯堡演講」。為了進行有效的政治行銷,爭取更多的信任和選民選票,兩黨候選人競選態勢日趨白熱化。目前,美國大選最新民調顯示,拜登保持12個百分點的領先優勢。拜登獲得了53%的登記選民的支持,特朗普得到了41%選民的支持。根據Real Clear Politics的調查,在10月6日完成的四次民意調查中,拜登對特朗普的領先優勢在5至12個百分點之間。其他美國傳媒民調亦反映,拜登支持度領先特朗普至少10個百分點。但在如搖擺州、性別、族群、教育背景、防疫等具體參照物上,兩人的統計值差異還是相當明顯。

特朗普儘管處於統計意義上的劣勢,但他依然存在較大且明顯的競選優勢。代表「建制派」政治精英的拜登歷經仕宦生涯,其背後勢力是民主黨高層以及相應財團的支持,這裡有往屆總統的站台,在政治獻金上包含了著名的佩妮•普利茲克、喬治•索羅斯、托馬斯•斯泰爾和史蒂文•斯皮爾伯格等。作為民主黨精英的公敵,特朗普在對陣希拉里和共和黨黨內對手前俄亥俄州州長約翰•卡西奇(John Kasich)過程中,其政治手腕使得民主黨、共和黨高層刮目相看。在數次的交鋒中,拜登及民主黨精英更深刻地明白特朗普所具有的優勢。

特朗普個人財富優勢

由於選情焦灼、選民分裂以及政黨忠誠度的下降,此次競選所耗費的資金必然再次突破記錄。美國總統選舉的特點是競選費用急劇攀升,以及由此導致的選舉和投票的透明度不斷造成爭論。序幕總該有導演,總統競選涉及諸多的選舉動員,這些都需要自發的以及有組織的「群眾演員」,還需要各種的設備「造勢」以獲取「儀式感」,當然也包含數不清的浪費,這種開銷是一般政治人物所承擔不了的。

美國實行「勝者全得」以及「單一代表選區」的規則,總統必須獲得過半數的選舉人票才能最終獲勝。由於疫情可能導致郵寄選票,在勢均力敵的競選中,投票後選票的計算方式往往是兩黨最關心的。在選票計算前,兩黨甚至都需要派出數以千計的律師觀察員進行實地監督,以便在必要時候提出異議。選舉過程以及議程的改變都需要極大的美元支出。2017年4月17日,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發布中英文版《特朗普財產評估報告》指出,2017年特朗普就任總統前的家產在25億美元到42億美元之間。儘管特朗普不是富可敵國,但財富依然是支撐特朗普競選的重要資本。雖然沒有拜登個人財富的公開資料,但「屢敗屢戰」的拜登深刻明白金錢在美國總統競選中的重要性,這裡的金錢包括但不局限於自身的財富和籌款能力,還包含與大商人/跨國公司之間的交易,對特定選區的政治領袖、民眾進行利益輸送和許諾,對特定的州進行利益許諾和承兌的能力。儘管拜登的籌款總額比特朗普高,但其開銷需要經過政治行動委員會的嚴格批準,而特朗普本身被成功地塑造為「造富神話」,在資金綜合實力上依然存在優勢。《財富》雜誌在8月進行的民調顯示,拜登更擅長處理社會動蕩,但特朗普的經濟治理能力更受認可。由於傳統的紅藍州投票結果基本可以預料,「搖擺州」通俗來講是需要特定利益和政策許諾的州,在這裡,這些州的領導人其政黨身份和政治忠誠隨時可能因為利益交易而變更,選民更傾向於獲取自身的短期福利而投票給善於「畫餅」的政治人物。在這一點上,作為商人的特朗普更加深諳其道,財富與政治優勢的轉化及其操作之道有利於特朗普。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