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區塊鏈與數位貨幣

央行數位貨幣向左,區塊鏈向右

徐瑾:數位貨幣會顛覆現存貨幣制度麼?央行數位貨幣又能帶來什麼新啟發?未來的人才不僅需要懂經濟,更需要理解技術。

疫情之後,無現金趨勢在中國繼續強化,央行數位貨幣更是成為熱門話題。2020年9月,深圳微博發布廳發布,深圳市人民政府近期聯合人民銀行開展了數字人民幣紅包試點。據悉此次活動面向在深個人發放1000萬元數字人民幣紅包,每個紅包金額為200元,紅包數量共計5萬個。

數位貨幣很核心的問題,是數位貨幣會顛覆現存貨幣制度麼?央行數位貨幣又能帶來什麼新啟發?對於央行數位貨幣,國外關注不少,公眾也有關心,甚至有朋友多次在公號《徐瑾經濟人》留言,問央行數位貨幣到底是否電子糧票。

我們不妨先回顧一下數位貨幣的起源。數位貨幣的誕生,本身可以視為對金融危機後全球央行大印鈔的一次反叛。對各國央行而言,數位貨幣帶來的挑戰顯然存在,應該如何應對?央行們的回答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它們現在也已經著手發布官方數位貨幣。這其中,中國央行算得上領頭人之一,據說央行發行的貨幣名字叫DCEP。

按照業內看法,央行數位貨幣分為兩種,零售和批髮型,兩個使用場景有些不同。具體到中國央行,一般認為,DCEP可以部分替代狹義貨幣流通中現金(M0)的功能。你知道,M0指銀行體系以外各個單位的庫存現金和居民的手持現金之和。所以,DCEP基本可以看作現金的數位化,和人民幣可以1:1自由兌換。從技術上,DCEP採取商業銀行和中央銀行的雙層制度,適應國際上各主權國家現有的貨幣體系,甚至不一定採取區塊鏈技術。

看起來,它與支付寶、微信支付差不多,但是其實在貨幣屬性上有本質區別,一個是央行負債,M0,一個是商業銀行負債,屬於廣義貨幣量M2,M2屬於流通於銀行體系之外的現金加上企業存款、居民儲蓄存款以及其他存款。

所以,有人總結,DCEP是數位貨幣,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則是貨幣數位化。話雖如此,M0M2這些概念,在今天已經意義不大。對於消費者而言,央行數位貨幣,確實和支付寶、微信支付感受也許沒有什麼不同。

現在很多評價,其實不那麼靠譜。為什麼?央行的數位貨幣模式,定義並不那麼清晰,多數央行還是觀望態度。更不用說,央行數位貨幣從發行到落地,到最後成敗評價,每一步其實還有很漫長的路。央行的數位貨幣,去中心化必然不會很激進。但是也存在一些問題,比如央行如何保護隱私性?再比如,央行數位貨幣往往需要直接面對客戶,央行如何證明自己可以具備直接面對客戶這方面的經驗?前美聯儲主席格林斯潘之類老江湖,也對央行發行數位貨幣表示了不少懷疑。目前看,央行數位貨幣設計上比支付寶之類還保守,意義耐人尋味。這些問題,不僅僅是技術問題,不是泛泛談公鏈或者私鏈,就可以釐清的問題。

你可能好奇,央行數位貨幣如果有那麼多沒解決的問題,為何著急推出?原因之一,就在於Libra之類貨幣的競爭——可以說,央行作為印鈔者,需要爭奪數位貨幣的定義權,好像是與其等人革命,不如自己革自己的命。

既然央行數位貨幣看起來優勢不明顯,為什麼還是很多人支持?其實這數位貨幣自身弊端有關,主流數位貨幣有不少好處,也有不少問題,最大問題之一就是缺乏穩定性。從不少海外專業人士的看法來看,更支持央行發行數位貨幣——畢竟,在私人大公司臉書與看似中立的中央銀行之間,不少法治社會的主流,顯然更欣賞中央銀行。

按照國際基金組織的定義,貨幣分為五種:

第一類,央行貨幣,比如現金和央行數位貨幣;

第二類是銀行貨幣,比如商業銀行存款;

第三類是電子貨幣,主要包括支付領域突出的新型貨幣形式,由企業信用背書,比如支付寶、微信支付以及印度的Paytm等,USDC等穩定幣也屬於這個類型。

第四類是加密貨幣,一般是非金融機構發行,在自有帳戶體系中計價,比如比特幣、以太坊等。

最後一類是 I-money,和E-money類似,唯一區別在於對應價值不固定,往往是黃金、一攬子貨幣、股票投資組合這些寫浮動資產。最典型是Libra,是銀行存款和短期政府債券的資產組合。

可見,以IMF為代表的金融機構,在分類中,對於穩定性看得很重,它們其實對Libra穩定性表示懷疑,甚至建議應將所有籌集的法幣資金 100% 存繳至中央銀行。

任何貨幣,都是基於信用的存在。比特幣過去的成功,首先基於一個前提,即算法保證其有限性,其次,在於去中心化以及匿名性等優點。其實回想一下金融史,這些因素在黃金成為世界貨幣路上起到了決定性作用。誕生之初,幣圈人士對於比特幣的信念,和當年粉絲對於黃金狂熱的程度一致。以至於經濟學家保羅•克魯格曼稱之為是一個包裹在自由主義意識形態之繭中的科技神秘主義泡沫。

同時,比特幣的初心之一,是抗拒央行看起來不受控制的貨幣濫發。但如今看來,沒有共識的幣圈更為可疑,幣圈共識的分裂不僅會帶來新的貨幣,也會引發新的濫發,虛擬貨幣何來底氣去嘲笑各國逐步取得獨立權的央行?

比起比特幣自身漲跌,比特幣所代表的,對於主流央行的不信任暗流,其實更值得思考。這一種反建制的思潮,與川普興起也有隱約鏈接。問題是,如果央行不值得信任,為什麼比特幣就可以信任?這其實有更大的底層故事,那就是區塊鏈技術。

所謂區塊鏈(Blockchain),意味著一種由多方共同維護,使用密碼學保證傳輸和訪問安全,能夠實現數據一致存儲、難以篡改、防止抵賴的記帳技術,也稱為分布式帳本技術。這意味著,區塊鏈數據庫能夠進行自主管理。區塊鏈最簡單定義,可以看做一串技術組合。學者朱嘉明就指出,「區塊鏈」是一個集群概念,包括大數據,雲計算和人工智慧;甚至熱門的「物聯網」概念,都可以視為區塊鏈的一種利用。

國內研究者肖風這樣總結區塊鏈,「第一,它是分布式帳本:全部機構一本總帳、各種事務一本總帳;第二,它是新型數據庫:沒有中心機房,沒有運維人員,第三方按共識算法錄入數據,非對稱加密算法保證數據安全,數據客觀可信,不可篡改;第三,它是智慧合約:是一段能夠自動執行約定條件的計算機程序,依靠智慧合約技術,理想中的世界就好像一台精密運行的計算機,一切都可以事先約定,編成代碼,依程序行事;第四,它是TCP/IP模型(互聯網模型)里的點對點價值傳輸協議。」

可以說,區塊鏈進入比特幣的圈子,只是剛好,因為區塊鏈技術,剛好解決信用問題。事實上,比特幣只是區塊鏈技術的運用場景之一。理論上,區塊鏈有很多運用方式,可以訊息共享,做合約,做平台。區塊鏈被認為可以改革目前的商業模式,甚至有一個新概念,叫「鏈改」,區塊鏈的鏈,改革的改。

目前看,區塊鏈在金融領域的前景最廣闊。原因在於,區塊鏈最基本的應用場景就是價值的登記和傳遞,與比特幣需求契合。

我們曾經說過金融業人士和數位貨幣認識差異,在區塊鏈這個領域更是如此。甚至,在傳統金融業人士看來,區塊鏈目前應用,存在最大瓶頸之一就是如何合規。合規問題,其實就是區塊鏈的合法性問題。

我們必須時刻記住,技術是雙刃劍。未來的人才不僅需要懂得經濟,更需要理解技術。從比特幣或者區塊鏈為主的虛擬貨幣,顯然已經取得一定成功。

成功的內核是什麼?很大程度上是技術革新與自由理念驅動的傳奇,類似於各類泡沫故事的現代翻版,比如鬱金香傳奇到鍍金熱等等。這就是一種當代鍊金術。不用誤會,這裡不是說它是騙人,古代鍊金術就是現代化學的起步。

更重要的是需要理解一點:任何技術的前身,往往都需要泡沫或者說用錢砸出來,只是能否走出自己的路,最終都需要時間來考驗。現在,央行應用數位貨幣的技術,開發自己的央行數位貨幣,既是對外界挑戰的應對,也為央行貨幣體系建設增加了新維度,不能成敗,都值得密切關注。

貨幣的問題太複雜,難怪馬克思也曾引用19世紀英國國會議員格萊斯頓的名言,「受戀愛愚弄的人,甚至還沒有因鑽研貨幣本質而受愚弄的人多」,個體的智力與理性難以謀劃。

貨幣主義大師弗里德曼曾經說,貨幣理論就像一座日本式花園。花園的整體美來自於花園的多樣性;表面的簡單之中隱藏著複雜的實體;如果從不同的角度進行觀察,在簡單與複雜兩個方面,都有讓人欣賞的獨立東西。不過,他承認,即使如此對這些東西有了充分的認識,也只不過是對整體的部分了解而已。所以,面對貨幣理論,我們不妨謙卑一點,要聽到不同聲音。

我曾經在公號《徐瑾經濟人》多次回顧歷史,央行的誕生以及貨幣發行,並不是規劃的結果,而是市場的最優選擇。還是那句話,敬畏貨幣,從敬畏市場開始。貨幣和衣食住行密切相關,所以貨幣的實踐,遠遠超過理論和教科書。

在歷史中,人類對貨幣已經進行了很多探索和實驗。即使現在最前沿很多數位貨幣。他們的天花亂墜的說辭與陰謀論中,沒有脫離貨幣的本質。數位貨幣、及其背後的區塊鏈技術,合適發揮何種作用、如何發揮作用,仍舊在探索之中。在探索完成之前,任何宣稱其必然成功或者必然失敗的口號,也只是口號而已,不是先知先覺,是無知無畏。(本文為徐瑾貨幣財富系列之一,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更多可見作者公號《徐瑾經濟人》(ID:econhomo),作者近期出版新書《趨勢:洞察未來經濟的30個關鍵詞》)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