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

冷戰開啟,中國何以化解?

蘇小玲:中美短兵相接,是一場涉及制度與價值觀的全新競爭。中國能做的是對急轉直下的形勢做出精準判斷、柔和挽回,而不是準備赴湯蹈火、決一死戰。

近期美國對南海立場的轉變、中美互相關閉領館事件,讓兩國間的衝突敵意不斷加劇。繼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司法部部長巴爾之後,7月23日,國務卿蓬佩奧又在加州發表了第四場對華政策演說,將敵對的政治表達推向高潮。他宣稱1972年前總統尼克森以「引導改變」開啟對華「接觸戰略」的失敗;認為「美國不能再忽視兩國之間政治與意識形態的根本不同」。他還借尼克森「如果中國不改變,這個世界就不會安全」的觀點,來揭示美中關係對抗的歷史性本質。蓬佩奧這份演講,已被外界直接解讀為「臨戰宣言」!

回顧過去兩年,中美關係急轉直下。自貿易戰開打,美國政壇、金融界與知識界就已在經貿議題之外,表現出明確的意識形態焦慮。2019年副總統彭斯在兩次對華政策演說中,表達出對中國貿易與市場開放上的失望,被外界解讀出一種冷戰味道。同年的冬季瑞士達沃斯論壇上,美國金融家喬治•索羅斯以《中國是開放社會最危險的對手》為題發表演講。這些涉及政經兩界並具代表性的言論,顯露出中美間已在多領域形成不可調和之勢。對此,筆者曾在FT中文網上發表《中美關係轉向,中國何以自決?》一文,表達對中美走向冷戰的憂慮。而今年一場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疫情,終於使雙方衝突直線上升,令冷戰成為正在發生的現實。

中美關係走向破裂的必然性

可以說,面對這場已然拉開序幕的冷戰,中國方面並無準備。美方的「綏靖政策」與中方的「韜光養晦」,幾十年間「相得益彰」,雙方當然各有重大的戰略考量。正如許多中外學者都意識到的,美國大力支持中國融入世界經濟一體化運行,是為了實現自己一套經濟加政治的預設目標:隨著中國經濟融入西方體系,國際市場的自由元素也將逐步消除「計劃經濟」的痕迹,並將中國納入西方現代社會的主流價值中。關於這一點,中國高層和精英們當然明了。但不能完整理解美國的真實狀態,即她的歷史地位、現實動力,無視其社會政治結構,以及她在全球機制中的絕對優勢,常使中國某些決策部門,甚至知識分子,在不經意間誤入認識的迷途,產生經濟、文化與政治等不同視角上的常識匱乏與一廂情願。

所以「翻臉」又是必然的,因為這是一種基於「現實」而缺少「理想」的關係。美國華爾街集團的資本利益,以及少數社會精英與政客們的眼界觀念,最終從不同角度斷送了中美關係正常健康發展的可能性。而中國內部自身同樣也出現一種非理性的、有悖市場規則的經濟運行的力量,損害了自己的信譽與後勁,產生了無法讓西方經濟體徹底認同的被動局面。中美之間始終沒能建立關鍵的價值互信,外表親密的關係更像一場無愛「婚姻」,如此「家庭」關係也必然走向破裂。

缺乏真誠與透明的關係中,難免發生各種誤判。隨著中國經濟飛速發展、國際地位如日中天,「超越美國」似乎成為指日可待的共識。的確,「一帶一路」、「中國製造2025」都成為國際輿論熱點,華為等中國科技巨頭也一時成為戰無不勝的神話;不少私企老闆成了納斯達克或華爾街的「主人」,而某些政治精英們也開始勾畫中國「後來者居上」的藍圖。特别是特朗普政府上台後,更是有人認為,一個即將回歸保守主義傳統的美國,一定會逐步淡化對世界的領導角色,留出的空檔里,便可以填進中國經驗與模式。更有人認定美國從此走向衰落,21世紀屬於中國無疑。這些態度與言論的持續存在,讓美國一些知識精英深為警惕與憂慮。曾一直被認為十分「親中」的美國著名中美問題專家、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沈大偉,是其中最早出現立場反轉的一個典型。近期他再次亮相,將眼下的中美關係明確地定義為自美蘇之後的「冷戰2.0版」。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