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新型冠狀病毒

一個美國,兩種疫情

劉裘蒂: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似乎分別看到了完全不同的疫情,城市和農村之間對病毒威脅的態度也存在巨大鴻溝。

特朗普政府要美國人實現「社交疏離」15天,還不到一半的時間,許多共和黨人和媒體如《華爾街日報》便吵著要「復工」。儘管美國政府的公共衛生專家、頂尖的傳染病專家和比爾•蓋茨都警告提早結束「社交疏離」可能帶來災難式的結果,但特朗普在3月24日說復活節(4月12日)前美國就要「開工大吉」。

截至3月25日為止,共有18個州、31個縣和13個城市至少1.79億美國人「居家避疫」,但特朗普說,復活節的時候,全美各地的教會將「擠滿了人」。

發明愛滋病雞尾酒療法的華裔科學家何大一,目前正領導哥倫比亞大學科研團隊全力研發對抗新冠病毒的藥物和抗體。他認為根據目前疫情發展的態勢,美國需要數周甚至數月對抗疫情,絕不可能在復活節前解除社交距離限制,重啟經濟活動。

問題的癥結是: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眼中,似乎分別看到了完全不同的疫情。在許多共和黨人的眼中,疫情似乎「可防可控」,用特朗普的術語來說,新冠病毒治療不能「比問題本身更嚴重」,經濟蕭條可能會威脅更多人的生命。

兩種對於疫情不同的評估,似乎也代表了對於生命價值不同的評估。

德克薩斯州副州長丹•帕特里克在電視上表示,作為高齡公民,他願意犧牲自己的生命,為子孫後代換取美國人所愛的美國。他認為很多祖父母跟他想法一樣,不想看到整個國家都被(封國)犧牲了……

由於紐約是這場美國危機的風暴中心,在所有美國確診的病例中,有超過半數是紐約州人,紐約州長安德魯•科莫表示,他不同意特朗普和保守派評論家的建議,就是經濟考慮比高風險人群的安危更為優先。

「我的母親不是可以犧牲的,你的母親也不是可以犧牲的,我們的兄弟姐妹也不是可以犧牲的,我們不會接受人類是可以隨意被丟棄的前提,我們也不會在人命上標上價碼。」科莫強調最近紐約州通過的「居家避疫」的法令叫做《瑪蒂爾達法令》,是以他的母親瑪蒂爾達的名字命名。

科莫說他理解特朗普關於不能無限期關閉經濟活動的論點,但如果對民眾進行嚴格的檢測,然後允許康復的人和低風險的人重返工作崗位,那麼公共衛生戰略就可以等同於經濟戰略。

「你可以兩者都做,但不能用笨拙的方式說,『好吧,我們犧牲老年人,無論如何他們都是老年人,而老年人落伍了。』 這算什麼?一些現代達爾文式的物競天擇理論?你無法跟上隊伍的步伐,就要把你拋在後頭嗎?」

科莫在3月24日警告說:「今天的紐約,明天的美國。」 紐約大都會區目前是世界重災區,至美東時間25日16時截止,紐約州確診逾3萬人、死亡285人;紐約市確診1萬7856人,死亡192人。

但科莫所投射的價值觀,不但是基於紐約州疫情的現實情況,也代表了經典的民主黨人情懷。他在3月25日的每日早報新聞會直播中引用了他父親的名言,認為理想的政府應該像個家庭,「在紐約,我們分享彼此的恩典,我們分享彼此的痛苦。」科莫出身民主黨世家,他的父親曾是三屆紐約州州長。

民主黨人比共和黨人怕病毒?

根據美國電視網NBC和《華爾街日報》於3月11日至13日聯合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有68%的民主黨人擔心家人會感染新冠病毒,而共和黨人只有40%。共和黨人計劃停止參加大型聚會的可能性只有民主黨人的一半,而減少在餐館吃飯的可能性只有民主黨人的三分之一。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