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外對話

向中國學習「生態紅線」

施密特-特勞布:中國的生態紅線制度將擴大保護範圍,並為其他地區的可持續土地利用規劃提供借鑒。

(原註:本文內容於3月26日根據最新消息進行了修改,昆明COP15大會由於新冠疫情影響將延期舉行。)

今年10月,各國政府將通過一項新的全球協議以遏制陸地和海洋的自然環境破壞。第十五次《生物多樣性公約》締約方會議將在昆明舉行,這是中國首次主辦大型聯合國環境談判。

全球自然資源狀況將是此次昆明會議主要關注的議題,但中國自身的生態狀況以及中國政府的應對之策也將受到關注。同樣,中國對自身國際利益的考量,包括綠色「一帶一路」倡議及其與其它大國的關係,也可能主導昆明會議之前的準備工作及後續行動。

還有一個重要因素就是昆明會議後,英國將在格拉斯哥主辦《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締約方大會第二十六屆會議。這次會議的目標是提升各國的減排雄心。

雖然中國已經成功控制了新冠疫情的發展,但疫情的全球蔓延卻在持續,預計將會帶來非常嚴重的經濟影響。疫情當前,生物多樣性保護和遏制氣候變化等問題並非各國目前關注的重點。

昆明和格拉斯哥會議可能都會推遲。然而,這些會議需要解決的問題卻是緊迫和無法迴避的。因此,在不久的將來,在中國和英國的主持下,各國政府仍將聚集在一起,研究制定出關於生物多樣性和氣候的保護戰略。

因此,決策者、商界領袖和民間組織需要清楚地了解相關問題以及如何採取協調一致的行動。所幸,中國國內的生態保護實踐隨著更多的科學證據浮出水面而正變得越來越有說服力。

2019年一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研究表明,人類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失去大自然。許多科學研究提出了遏止生物多樣性喪失所需的目標。我們都知道,保護和妥善管理自然資源能夠幫助落實實現巴黎氣候目標所需的三分之一的減排量。保護自然環境對提高全社會的氣候韌性至關重要。

因此,昆明生物多樣性會議的籌備工作一直側重於自然保護目標。不過相比之下,目標的實施更為重要。畢竟,《生物多樣性公約》曾經通過了非常雄心勃勃的目標,包括原定將於今年實現的「愛知生物多樣性目標」。但是,不管是愛知目標,還是之前的目標,基本都是來去匆匆,對實際減少自然環境損失未起到多大的作用。

落實這些目標是一項巨大的挑戰,即便對最富裕的國家來講也是如此。例如,德國的生態綠色運動雖然非常活躍,然而, 1989年以來該國卻失去了四分之三的飛蟲。生物多樣性的普遍喪失由此可見一斑。

生態紅線

1998年,長江流域遭遇了災難性的洪災,植被破壞和水土流失在其中扮演了雪上加霜的作用。痛定思痛的中國從2000年開始試點生態保護紅線制度。從2010年到現在,四分之一以上的國土面積被納入生態紅線範圍(即受到保護或可持續管理)。該制度的目標是將幾乎所有瀕危物種及其棲息地納入保護範圍,與此同時防止洪水和沙塵暴,並提供清潔的水和其它生態系統服務。由生態環境部負責實施的這項政策通過中央財政撥款、流域管理付費以及其他市場化工具獲得資金支持。對於任何希望實現其生物多樣性保護目標和氣候目標的國家來說,中國的經驗都值得借鑒。

中國的生態保護紅線(初步結果)。資料來源:生態環境部,2019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