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英國

科學家須請教經濟學家如何應對疫情

賈爾斯:面對有著巨大不確定性的新冠病毒疫情,英國政府迫切需要經濟學家的建議,並停止聲稱他們精確掌控著疫情進展。

經濟學家經常被指責嫉妒科學。他們的模型產生不精確的預測,而且他們的預測經常不準。

在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許多這類批評顯然是正確的。經濟模型未能捕捉複雜金融系統的重要屬性,被進化生物學家和流行病學家認為極其幼稚。金融市場的主要工具依賴於超理性,而它們的設計者和監管者本該閱讀更多社會學和人類學的書籍。

這是從系統性失敗中得到的慘痛教訓。現在,多虧了像英國央行(BoE)首席經濟學家安迪•霍爾丹(Andy Haldane)這樣的人——在過去的十年里,霍爾丹帶頭從其他學科吸取經驗教訓——我們可以希望掌權的那些人現在做好了更好的準備。

對於英國對冠狀病毒的反應就不能說同樣的話了。一些接近權力的科學家顯然沒有讀過經濟學。他們在處理數據、預測和溝通方面犯了錯誤。當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見文首照片)和首席科學顧問帕特里克•瓦蘭斯(Patrick Vallance)宣布「我們將在正確的時間做正確的事情」時,正派的宏觀經濟學家們以手扶額。但是沒法客氣。這種說法就是胡扯。

與經濟數據一樣,每日新冠病例數在發布時就已經過時,也不會準確反映出疫情的進展。面對如此巨大的不確定性,任何人都不可能有信心精確制定政策,即便最優秀的行為科學家能夠肯定地說出公眾會如何反應。當然,他們也做不到這一點。

這是20世紀60年代關於財政微調的宏觀經濟辯論的基本觀點。在那個十年開始的時候,經濟學家們認為,在稅收或公共支出方面的微調可以確保失業和通貨膨脹之間的完美平衡。到那個十年末尾的時候,幾乎沒有經濟學家相信這一點,不管他們是凱恩斯主義者還是貨幣主義者。經濟學可以告訴你,微調新冠疫情進程的努力將會失敗。

英國政府也沒有從時間一致性的基本經濟學中吸取第二個教訓。在日常生活中,每個人都知道承諾明天戒煙缺乏可信度,因為人們更願意拖延而非行動。經濟學家會說,這個最初的承諾是「時間不一致的」。從這個角度審視政府最初的緩解策略。政府相信它的模型和數據能夠完美地預測疫情的傳播,所以它決定優化死亡人數。政府相信,早期讓更多的人感染,後期讓更少的人感染,這將會產生群體免疫力,並防止第二波疫情爆發。

幾乎其他所有國家都採取了「壓制」策略,因此英國的政策將不可避免地在第一波爆發中導致更多人死亡。比法國、義大利、德國和韓國更快地殺死你的人口也許是正確的策略,但這在政治上是不可持續的。這一政策不具有時間一致性,正派的經濟學家能夠也確實預測到它會失敗。

這些政策選擇產生了後果。對世界其他地方來說,英國看起來傲慢而無能,一種極度有害的組合。因此,英鎊大幅下跌。180度大轉彎削弱了大臣們及其科學顧問的可信度。如果人們不相信首相能夠說到做到並取得成果,公眾的信心將在這個最重要的時刻喪失。

英國政府迫切需要經濟學家的建議。大臣和官員們必須停止聲稱他們精確掌控著疫情進展,停止做出不可能兌現的承諾。他們必須儘快明白這些。

譯者/裴伴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