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新型冠狀病毒

德國為何沒能出台全國禁足令?

張冬方:禁足令這樣的決策,在法律上需要在公民的基本權利和公共利益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這個平衡點能持續多久是未知的。

3月21日,熬過了黑暗長冬的德國的大部分地區,天氣晴好得不留餘地。這天在德國的防疫決策中很重要,在一定程度上,它將影響到第二天德國是否拿出最後一張牌:禁足令。

「周六(21號)這天是起決定作用的一天,我們得看民眾的行為到底有沒有改變。」德國總理府部長布勞恩(Helge Braun)此前曾這樣對《明鏡》說。而巴登-符騰堡州州長也在一次電視講話中說過同樣的話。

第二天,默克爾和16個聯邦州最終達成一致,德國實施全國範圍內的「人際接觸禁令」,而不是「禁足令」。主要規定為:在公共空間禁止超過兩人的聚集,家庭和同住成員除外,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至少保持1.5米,禁止在公共和私人場所進行人群聚會,該禁令將持續兩周等。

禁足令為何最終沒有出台?禁足令和人際接觸禁令到底有多大的區別?

25日早北威州博特羅普一家日化超市前。為了保證人與人距離,超市只允許一定數量的顧客數進入。

來自東德的默克爾最不希望實施「禁足令」

此前18日,德國總理默克爾發表了一次非同尋常的電視講話。其非同尋常之處在於,除了傳統的新年致辭,這是經歷了多次危機的默克爾自總理任期以來的,面向德國公民的第一次電視講話。當時,德國已經出台了全國範圍內的取消大型活動,關閉學校和體育娛樂場所,關閉邊境的防疫措施,但來自各地警察的登記表明,仍然有人在聚會,仍然有人在進行「新冠派對」,「保持距離,放棄社交生活,保護年老體弱者」這樣的呼籲並沒有企及每一個人,尤其是年輕人。

默克爾在此次德國新冠危機中之前一直在扮演配角。從2月底疫情爆發到3月11日,默克爾沒有因為疫情出現過在公眾面前。直到11日的聯邦新聞發布會,當被問到「為何現在才出現」時,她的回答是「我什麼時候出現,出現在什麼場合,是由局勢決定的。」當時德國的疫情局勢越來越不好,感染數開始呈指數式增長趨勢。對於後來陸續實施的關閉學校等舉措,其真正的效果如何只能等到10天,甚至12天之後才能做出評估。然而,在「沒有時間可浪費」的形勢和壓力下,還可以再實施什麼舉措,成為需要考慮的問題。

而其他歐盟國家,從3月10日,義大利開始全國範圍內的禁足令,15日,西班牙開始實施為期15天的禁足令,緊隨其後的是奧地利,法國,比利時。

在這樣一個局勢下,默克爾在18日出現在電視機里。她沒有用「戰爭」的字眼,也沒有宣告「禁足令」的可能性,只是用「二戰以來最大的挑戰」來形容德國的形勢。這幾乎是她喚醒民眾的最後一次嘗試。她寄希望於德國人的「理性」和「團結心」,請他們自覺放棄社交聚會和集會,而不是最終通過強制的方式。

默克爾是最不想實施「禁足令」的那個人。她在講話中說,「對於像我這樣的人來說,對自由出行的限制只有在絕對的必要情況下才會出現,而且是暫時的。」這裡的「這樣」指的是她來自東德的背景。原因也不僅於此。據《南德意志報》(Süddeutsche Zeitung)報導,默克爾曾在小範圍內提到過,禁足令可能因為對人的產生的地理隔離和心理壓力,會引起社會問題和家庭悲劇。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