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新型冠狀病毒

新加坡的防疫戰經驗

新加坡在應對疫情方面的部分優勢是體量更大的西方國家難以複製的,但它的做法可供在疫情面前措手不及的歐美國家參考。

當新加坡律師伊曼•易卜拉欣(Iman Ibrahim)本月在義大利、瑞士和奧地利滑雪度假時,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在歐洲爆發,突然之間就把她的旅行變成了一段趕緊設法回國的經歷。

一些國家關閉了邊境,山地度假村紛紛關門歇業,她回新加坡的航班也取消了。她開車去到德國,搭乘了一班只要能夠讓她回到這個東南亞城市國家的航班。

「每隔幾個小時形勢就發生變化……然而一旦你回到新加坡,你就會知道一切都是高效的,你會得到照顧,」她表示。

易卜拉欣不知道自己能回到祖國是多麼幸運,這個國家是一個以準威權但高效的政府而聞名的國際金融中心。回國三天後,她的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

兩個月前,新加坡成為中國以外首批受到新冠疫情衝擊的國家之一,但直到上周末該國才報告出現了兩例死亡病例。這讓新加坡成為對於新冠患者而言全球最安全的地區之一。這場疫情已導致全球超過1.3萬人死亡。

新加坡在應對此次疫情方面的成功,歸功於該國政府在中國疫情開始爆發後不久就迅速實施邊境控制、密切追蹤病毒攜帶者、積極檢測、清晰的公共溝通戰略還有一點點運氣。

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駐馬來西亞、文萊達魯薩蘭國和新加坡的代表羅英茹(Ying-Ru Jacqueline Lo)表示:「沒有哪個方面是他們應該採取不同做法的。」

在控制住首批感染病例後,新加坡現在面臨著第二波來自歸國人員的感染病例,例如易卜拉欣。過去一周,新加坡確診病例數量增加一倍,達到455例,為此相關部門收緊了旅行限制,加大了保持社交距離措施。不過很多分析人士認為,新加坡也將控制住第二波爆發病例。

新加坡在應對此次疫情方面的部分優勢是體量更大的西方國家難以複製的,比如該國只有570萬人口。新加坡還從2003年非典(Sars)中吸取了教訓,那次疫情迫使該國加強醫療體系。

但與台灣、韓國和香港等一些相鄰亞洲地區類似(這些地區也成功降低了感染率),新加坡的例子也能給美國和歐洲提供一些經驗。新冠疫情讓歐美國家措手不及。

自從武漢傳出有關這種疾病的消息,新加坡就開始做好準備,提高實驗室大規模檢測能力,同時開發本國的檢測工具。外界認為,這些措施有助於控制疫情傳播,沒有擠垮醫院,而義大利等國面臨的正是這種問題。

新加坡衛生部表示,到3月20日,新加坡已進行3.8萬次檢測,即每百萬人約有6800人得到檢測。這個比例超過韓國。韓國是亞洲快速廣泛檢測的典範,在同一時期內,韓國每百萬人的檢測比例為6100人。

「我們利用中國大規模禁止出行給我們留出的時間,來切實地做足準備,」新加坡國立大學(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傳染病學教授戴爾•費希爾(Dale Fisher)表示,「到我們國家出現病例時,我們已有檢測能力,而且一周內所有大醫院都具備了檢測能力。」

一些專家表示,新加坡的多數患者年齡在65歲以下,這也有助於解釋為何該國死亡人數較少。

但新加坡國家傳染病中心(National Centre for Infectious Diseases)主任梁玉心(Leo Yee Sin)表示:「我認為不是我們幸運,我們給那些感染患者最好的重症護理。」該中心是在非典後設立的,正幫助領導新加坡對新冠疫情的回應。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