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新型冠狀病毒

新冠疫情可能打亂恐怖組織陣腳

蘭順正:防控新冠讓恐怖分子流動難度增大,難以在其進入國立足,並有助於加強網路反恐成效,客觀上產生積極影響。

3月15日,根據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報導,在新冠病毒疫情的肆虐之下,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IS)近日也對其「追隨者」下達了新的指令,不僅讓他們要注意勤洗手和打噴嚏時捂住口鼻,還要求他們暫時停止在疫情正處在暴發期的歐洲的活動。《星期日泰晤士報》還稱,對於那些已經身在歐洲的恐怖分子,「伊斯蘭國」則要求他們繼續留在那裡,並宣稱新冠病毒這場瘟疫是「天譴」。雖然目前該消息的真實性還有待徹底核實,但無論如何,在當今這樣的敏感時刻,無疑還是會引發有關新冠疫情與反恐問題之間關係的思考。

眾所周知,近年來由於中東地區戰亂連綿,產生了大批難民,向一海之隔的歐洲轉移。而難民的大量湧入對接收國而言也意味著很多問題,除了難民融入問題外,也包括反恐問題。近年來,歐洲已成為「伊斯蘭國」等恐怖組織重點襲擊的區域。2015年 1月法國《查理周刊》恐襲案、11月13日巴黎系列恐襲案,2016年3月22日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系列恐襲案、7月14日法國尼斯恐襲案,2017年3月22日英國倫敦議會大廈恐襲案等,都敲響了警鐘。在申根機制下,難民可以在成員國之間自由流動,因此難民機制可能會給恐怖分子摻雜在難民中伺機破壞提供一定的便利。而現在,由於不滿歐洲國家在敘利亞伊德利卜衝突問題上的表現,土耳其再次開放大門,試圖用難民來向歐洲施壓,這對於歐洲反恐形勢顯然是不利的。

但是,此次新冠疫情的暴發在讓全世界緊張不已的同時,在客觀上也打亂了恐怖分子的陣腳。

首先,防控新冠病毒讓恐怖分子流動難度增大。如何有效封控恐怖分子流入和保障難民基本人權這兩點一直存在著一定的矛盾。利用歐洲國家不敢輕易碰觸人權這根「紅線」這一點,濫用難民身份的恐怖分子有可能比較順利地進入目標國家。但在疫情爆發的緊急時刻,各個國家和組織有理由對難民的到來進行嚴格限制甚至拒絕,即使恐怖分子有機會通過非難民途徑入境,各國出於對病毒的謹慎,也會對其身份和來源進行仔細的甄別和篩查,而平時可以採用的一些灰色「路徑」,如偷渡、走私、人口販賣等,也會因防疫壓力而變窄或被掐斷。這些都會讓恐怖分子入國無門。

其次,防控新冠病毒讓恐怖分子難以在當地立足。受疫情影響,即使恐怖分子進入目標國家,一方面會受到當地政府部門的調查和登記在冊,另一方面當地居民對於外來人口會比以往更為關注,陌生人的可疑行為更容易引起左鄰右舍的警覺。恐怖分子難以低調行事,暴露的風險自然增高。同時疫情會迫使大量餐館、旅店、商店等關門歇業,恐怖分子在當地若無接應者的話,有可能連必需的生活物資也無法採購,基本生存都難以保障。例如,在中國戰疫的緊張時段,就出現了多起非法組織的犯罪分子或在逃人員因防疫壓力而落網或被迫自首的現象,與此有類似之處。而且恐怖襲擊往往追求民眾傷亡最大化,以此擴大影響製造恐慌。但疫情不但使政府取消了不必要的大型集會活動,民眾自發的聚集行為也會大為減少,這會在客觀上降低恐怖分子發動襲擊的慾望。

另外,防範新冠病毒有助於加強網路反恐成效。網路的隱蔽性、虛擬性等特點使其成為恐怖主義逃避國際反恐力量監管的「護身符」,為恐怖組織實施極端思想的跨國宣傳,製造恐怖氛圍、招募人手等提供了極大的便利。而各國出於尊重公民網路隱私等考慮,往往在網路反恐手段上相對受限。但新冠病毒的壓力會讓相關部門放鬆對該領域的限制。例如,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3月14日表示,以色列計劃利用反恐追蹤技術應對疫情,將部署網路監控技術來追蹤新冠病毒患者的接觸者,以把新冠病毒傳播的風險降到最低。正像內塔尼亞胡所說,「在我擔任總理的這些年裡,我一直避免在平民大眾中使用這些手段,但是(現在)別無選擇。」明顯的是,這種「別無選擇」會讓恐怖分子更加難以利用網路,從而助力網路反恐。但當然,如何在網路隱私保護與反恐需求之間做好平衡,這個問題還需要持續討論。

綜上,由於新冠疫情迫使各國收緊門戶、個體加強注意,在客觀上會對反恐產生一定積極影響。但當然,這不是解決恐怖主義威脅的根本途徑。最根本的還是提高各國反恐能力,國際反恐協調,以及解決國際衝突、增進國際安全,促進各國經濟發展和人民生活改善,消除恐怖主義滋生的溫床。

(註:作者是遠望智庫特約研究員,察哈爾學會研究員,中國指揮與控制學會會員。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責編郵箱bo.liu@ftchinese.com)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