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下一個十年,中國銀行業迎來寒冬期(下)

浦永灝:大型科技公司,會不斷蠶食傳統銀行的地盤;銀行業將進入生死存亡的寒冬時期,面對「四小兩大」的生死挑戰。

《下一個十年,中國銀行業迎來寒冬期》上篇中,我們說到,在今後的十年里銀行的息差會進一步的收窄,監管要求下的資本充足率會進一步提高,不良貸款的包袱會越來越重,銀行業會進入一個寒冬期。但是,商業銀行不是已經開拓了不少新的業務嗎?的確,現在銀行有其他的收入,比如證券買賣和承銷,託管,資管,私行等手續費和傭金等收入。

問題是這些收入是否足以化解息差收窄等不利因素了呢?另外這些非存貸業務的效益好嗎?我還是以工行為代表來看,在2009年工行的手續費傭金等其他收入占營業總收入的20.6%,到了2019年仍然在21%左右。也就是說,經過了這麼10年的擴大其他業務努力,這一類非利息性的業務收入的比重,沒有明顯的提高。目前,中國四大銀行3/4的經營收入還是依賴於息差收入。當然中小銀行的其他收入比重提高很快,但是大多數是以不良率飆升為代價的。

中國的商業銀行一直有兩個夢想。第一個是打入投行業務領域。且不說工農中建交等都有自己的投行子公司從事境外投行業務,大部分中小股份制銀行也都有自己的投行業務部門。在金融行業里投行業務常常被看作是「高大上」的「金融業務」。其實近年來西方銀行一直都在紛紛削減投行業務。因為投行業務需要的資本金(特别是債券承銷和交易)很多,隨著一級市場業務在金融危機後越來越不景氣,這樣投行業務所佔用資本金的使用效率也就很低。其次,投行是個靠天吃飯的行當,一級市場的業務與二級市場是否景氣息息相關,再加上投行的人員工資比非投行部門的工資要高好多,西方銀行的業績往往受投行業務的影響很大,多數年的虧損基本來自投行業務。所以,投行業務對西方銀行的總體估值是個累贅。西方銀行在金融危機後一直在收縮投行業務。

根據本報報導,去年全球最大的12家西方投資銀行(包括綜合銀行像摩根大通的投行部)的財報總結,它們在2019年的投行業務業績是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最差的一年,比2018還要跌4%。是什麼原因呢?是沒有控制好成本?還是市場不好呢?都不是:2019年全球股指上漲了近30%,巴克萊全球債券指數也漲了12.5%。另外這些投行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一直在裁員,去年進一步裁員了6%,凍薪減獎金比比皆是。我們看一下高盛,西方投行業界的領袖。近年來業績令人失望,今年初高盛新的集團管理班子決定,從以投行為主的業務模式進行全面轉型,擴大其資管業務並且打入普通商業銀行的業務,從事線上的中小企業貸款,信用卡等傳統銀行業務。是高盛腦子進水了?還是投行業務已經時過境遷了?

也許說中國的情況不同,中國投行業還很年輕,而應該大力發展投行業務?隨著中國股市常年來沒有明顯起色,IPO降速,CDR暫停,再加上債務違約打擊債市信心,這些因素都對投行業務產生了巨大的挑戰。根據萬得數據,2019年雖然A股也是一個大牛市,但國內一級市場上市和增發的融資規模金額比2016下降近60%,另外根據Dealogic的數據,2019年中國一級市場相關的各類投行業務收入總額比2016年下降了24%。目前投行,資管,經紀業務在國內的主力軍是券商,在一級市場業務萎縮,二階市場傭金下降,券商林立的惡性競爭的情況下,很難有商業銀行長足發展的餘地。至於境外(如香港)的投行業務早已是粥少僧多,要在外資投行林立的地盤上分一杯羹,那是大家要打得頭破血流(承銷費用一降再降)的事。至於資管業務的方向是正確的。但是,資管是不是每一家商業銀行的出路,還有待於經營的數據來說話。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