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社會

「讚美師娘」論文背後的科技脫鉤挑戰

劉遠舉:如果中國只能依靠國內學術體系進行技術人才、技術方向的識別,當理工科教授只能在中文期刊上發表論文的時候,會發生什麼?

七年前,中科學院西北生態環境資源研究院博導、凍土學家徐中民,在《冰川凍土》上發表了兩篇名為《生態經濟學集成框架的理論與實踐(1)(2)》的文章。這兩篇文章,數萬字,佔據期刊30多頁,極盡諂媚地描述了「導師崇高感」和「師娘優美感」。時隔七年之後,這兩篇文章被人曝出,在網上刷屏,被公眾恥笑。

令無數研究生求上不得的核心期刊,但竟然出現如此醜聞,反映了學術評價體系的多重失效。

首先,《冰川凍土》,是中國相關研究領域的唯一學報級期刊。作者徐中民的單位就是該期刊的主管單位中國科學院,而文中的導師中科院院士程國棟,就是這本期刊的主編。事後,《冰川凍土》表示審核不嚴,致歉撤稿。導師程國棟則表示,對兩篇文章的發表,一無所知,但已申請引咎辭職。此外,專業文章並非編輯審稿,而是要在領域內進行同行審議。但是,這些審議環節都失效了。

其次,這兩篇文章,屬於「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項目(91125019)資助」,徐還有類似的文章《幸福之路——生態經濟渙有丘的序幕》也受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91125019;40971291;40901292)資助。那麼,這意味著國家監管體系、科研預算監管也失效了。

第三,文章發表於2013年,存在了7年之久,期間有十三篇文章引用了這篇文章,除開徐中民自己引用之外,不乏碩士論文或者同屬核心的其他刊物。整整七年無人異議,卻有引用,可以說,自由的學術思想氛圍在凍土研究這個領域內已經讓位於某種壓力之下,無人敢言。自由的思想市場失效了。

就在這篇論文被曝出之前,2020年1月8日,甘肅省擬提名程國棟院士參評2020年度國家最高科技獎。隨後,在這個敏感時期,論文被人翻了出來,或許其目的就是寄希望於輿論來實現某種目的。

某種程度上,這意味著科學家共同體、學術體系的學術評價能力,都已被擊穿底線,要依靠媒體來維持起碼的公正。所幸輿論起效了。作為自由思想市場的一部分,輿論一定程度上,直接的或間接地具備了這個功能。但需要強調的是,輿論維持學術評價體系的公正,其前提是荒誕的程度已經達到販夫走卒都能一望即知。如果是學術近親繁殖、打壓異己等等,則輿論無法分辨。更何況很多時候輿論本身也是無力的。

學術評價體系被擊穿之影響,絕非僅僅停留在學術領域。不妨從另一條熱聞說起。

1月3日,針對中國等國家,特朗普政府突然發布了一份旨在限制人工智慧軟體出口的條例。根據這份條例,應用於智慧化傳感器、無人機、自動駕駛、衛星和其他自動化設備的目標識別軟體都受到管制。在當下的國際背景下是意料之中的事,關鍵在於如何應對。

當今世界訊息技術發達、商品、人員、資金交流頻繁,技術也隨之擴散,所以除非禁絕經濟聯繫,否則很難阻擋技術的擴散。不過這種努力也不會是完全無效的。這種現象會不斷升級。從美國阻擋自身的技術擴散的梯次來看,先是晶片等硬件,有瓦納森體系進行控制,隨後是軟體。而最終這種阻擋技術擴散的企圖,會擴散到學術交流、學術評價體系上。

一個國家經濟的進步需要創新,工業上、企業中進行的創新,根子最終在學術、在大學校園、在研究院。這些學術機構有一個重要功能,就是學術評價體系,即識別人才,選擇正確的技術方向。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