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公眾急救

公眾急救領域的資本困局

邱慈觀、張旭華:企業與投資人都能看到公眾急救領域的潛力,但卻困難重重。有人會問:公眾急救的事情難道不能交給政府或慈善公益機構嗎?

2019年11月27日,在電視節目錄製現場,台灣演員高以翔在奔跑中突然倒地,後經搶救無果,遺憾離世,其死因為心臟驟停。同年3月份,在北京東單體育館的籃球場上,一名五十多歲的男子心臟驟停倒地。所幸在隔壁場地,來自協和醫院的醫生正在打羽毛球。六名醫生當即趕到現場,對男子進行胸外按壓、AED體外除顫。隨後男子被送往同仁醫院接受後續救治,與死神擦肩而過。

同樣是心臟驟停,一人憾然離世,一人成功存活。除了醫生的及時出手外,這也離不開東單體育館配備的AED(自動體外除顫器)。AED能夠在瞬間以電擊形式刺激心臟,恢復其正常跳動狀態。針對心臟驟停,急救中存在「黃金四分鐘」,超過四分鐘,大腦將產生不可逆性損傷,同時,單純心肺復甦,存活的成功率只有10%,假如有AED早期參與,成功率將達到74%。可見,AED的角色更是不可或缺。

此次東單體育館的AED提供方,是一家註冊在上海的公司,叫做合恩醫療。合恩醫療在2015年,就進入了公眾急救領域。對於合恩醫療而言,這可能是一個存在巨大潛力的市場。

市場潛力有多大?

我們可以重點關注一個指標,即「每十萬人AED擁有量」。日本為500多台,新加坡與美國各為300多台。中國尚未有官方統計數據,但我們以上海為例,AED投放量不足2000台,而常住人口超過2000萬,計算下來,每十萬人AED擁有量不足10台。這僅僅是日本的1/50。以上只是AED的投放數量上的差異,我們還要考慮急救知識與技能的普及,公眾急救體系和人員的搭建,相關法律法規的完善等問題。可以說,國內該領域的發展仍然處於初級階段。

既然市場潛力巨大,為什麼我們沒看到該領域的爆髮式增長?據公開資料顯示,合恩醫療在2015年完成了天使輪融資,此後在2019年獲得了禹閎資本的Pre-A輪融資。第一反應是國內另一家急救領域的公司,在2015年由魚躍科投及騰訊投資做過一輪融資。還有一家叫做辰邦急救的公司,成立於2015年,暫無融資訊息。該領域的融資規模較小,僅在千萬級別。

困難在哪裡?

事實上,企業與投資人都能看到該市場的潛力,但是市場剛起步,困難重重。

對於企業而言,有效地提供急救相關的產品與服務之前,市場基礎設施建設才是重中之重。中國人所謂「想致富,先修路」,就反映了基礎設施的重要性,而急救領域的基礎設施包括消費者意識的培養、公眾急救體系的搭建、配套法律法規的出台等。

對於合恩醫療,急救產品與服務的受益方與支付方是不同的。在一場馬拉松賽事中,受益方是參加比賽的跑步者,而支付方是賽事主辦方或地方政府。在上述北京東單救人事件中,受益方是突發心臟驟停的男子,而支付方,同時也是捐贈人,是一名北京急救志願者。受益方範圍廣,基本面向大眾,而支付方通常是政府、企業、捐贈機構與個人。

這與普通商品是不同的。例如,智慧手機市場規模巨大的同時,支付方和受益方是重合的。公眾急救領域兩者的不重合,使得企業要做兩件事情:一方面,要尋找到有支付意願的機構和個人;另一方面要提升大眾對急救的認知水平,從而促進該領域的發展。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