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展望2020

2020關鍵詞:(半)脫鉤

劉裘蒂:絕對不要因為脫鉤的噪音而誤以為美國主張中美脫鉤的人數巨大,其實希望中美掛鉤的人仍超過脫鉤論者。

如果說2019年年度關鍵詞是「脫鉤」,2020年應該是「(半)脫鉤」。

12月10日在紐約市舉行的《南華早報》首屆中國論壇中,原中國商務部長陳德銘在主旨演講中指出:歷史顯示19世紀末的跨國貿易佔全球貿易的5%,兩次世界大戰深層起因和結果是直接的「去全球化」。陳德銘並且對所謂中美「脫鉤」之說直接喊話:「見鬼吧!」

的確,見鬼吧!雖然在中國和美國都有關於「脫鉤」的討論,我認為我們絕對不必要因為脫鉤的噪音,而誤解以為美國主張中美脫鉤的人數巨大,其實希望中美掛鉤的人仍然超過脫鉤論者。不但是因為現實中要「還原一個打散的雞蛋」不太可能,更重要的是人性中想要與跨國界、跨文化的人聯繫的本能慾望不會改變。

對於中國來講,脫鉤在某種程度上也就意味著脫離美國建立的世界秩序,在中國建立自己的國際體系和技術自主性之前,這應該會引起很深的焦慮。對於美國來說,脫鉤其實反映了「國家安全」議題無遠弗屆的擴張,從根層腐蝕了美國自由開放的立國精神。

如果1月里中美第一階段協議順利簽署,這表示雙方仍然在盡量維持貿易上的掛鉤,但並不表示衝突不再,或是某些層面的脫鉤會戛然而止。只要雙方無法建立足夠程度的互信,彼此的防範將會使得「貌合神離」成為新常態。

英語里的脫鉤(decoupling)源自法語,在現代英語中最原始的用法指的是「使兩個電氣系統的耦合非常鬆動」,比方說,列車之間的聯繫「脫鉤」。如果兩個系統的聯繫非常鬆動的話,彼此碰撞甚至脫軌的幾率可能比完全脫鉤(如果可能的話)更高。

我們應該如何面對這個(半)脫鉤時代?

美國的「脫鉤論」

今年6月在華盛頓正式爆發了一場關於美國是否應該繼續與中國互動的爭議。這場論戰在中美建交40周年之際爆發,顯得格外有意義,因為有些美國人開始問:為何40年的「接觸」後,雙方在意識形態和價值觀上似乎漸行漸遠?

「擁抱熊貓派」傅泰林、芮效儉、董雲裳、傅高義等知名中國專家在7月3日的《華盛頓郵報》投書中宣稱:「中國不是敵人」。他們論點的要點是:擔心北京取代華盛頓成為全球領導的說法過分誇張,美國與中國脫鉤將損害美國的國際角色和所有國家的經濟利益。

作為回應,美國記者潘文辯稱,美國無需恢復對中國的溫和政策,因為沒有證據支持預期中的中國將在世界事務中發揮建設性作用。芮效儉在7月12日針對潘文回信說:「如果您對一個人或一個國家採取敵對態度,就會增加對方採取敵對反應的可能性,這並不是陳腔濫調。」

另一封由上百名美國退役軍官、智庫和企業人士起草的公開信,在《政治風險期刊》上發表後徵集聯署,信中認為40年的接觸政策導致美國國家安全逐漸受到侵蝕,並建議美國總統特朗普繼續激進,對抗中國的「極權擴張主義」。

這場辯論不僅限於經濟系教授或外交政策界。皮尤研究所在今年8月發布的一項研究顯示,有24%的美國人將中國列為未來最大的威脅,比2014年和2007年分別增加了5個百分點和12個百分點。

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10月9日發布的一項調查顯示,有42%的美國人認為中國發展成為世界大國對美國構成了嚴重威脅,比一年前的39%增加了3個百分點。儘管如此,仍有68%的美國人表示,美國應該奉行與中國的友好合作與交往政策,而不是努力遏制中國的力量增長。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