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人民幣國際化10年回顧和展望

李永寧、溫建東:人民幣國際化10年歷程,反應了中國國家金融戰略的探索。人民幣國際化未來的市場之路在哪裡?

——特定歷史關頭做最恰當的事情?

2019年12月20日,中國人民銀行召開人民幣國際化工作座談會,總結人民幣國際化十周年以來取得的進展,認為人民幣計價貨幣功能逐步呈現,支付貨幣功能穩步增強,投融資貨幣功能不斷深化,金融交易功能大幅改進,儲備貨幣功能明顯提升。人民幣國際化10年來成績有目共睹,尤其是人民幣加入特别提款權籃子。2019年,人民幣已連續8年為中國第二大國際收付貨幣。人民幣穩居全球第五大支付貨幣。截至2019年9月末,境外主體持有境內人民幣金融資產金額合計3.95兆元,離岸市場人民幣存款餘額6500億美元,最高時超過1.1兆元。

一、人民幣國際化是「早產兒」

毋庸置疑,人民幣國際化10年成績斐然,但與10年前國內學術界最具有重大影響的研究預期相比仍有較大出入。例如,著名經濟學家李稻葵2009年研究預測10年後人民幣在國際儲備中最低佔15.15%,在中等情景下國際債券佔18.93%。但2019年2季度,IMF統計官方持有人民幣資產2242.7億美元,佔1.97%;SWIFT最新統計2019年10月人民幣在國際支付貨幣中排名下降至第六位置,份額為1.70%。如果進一步做橫向比較,對比日元、馬克、歐元等貨幣國際化10年進展,人民幣還稍顯遜色。日元國際化10年後的1995年占國際儲備貨幣6.77%,馬克10年後1980年佔15%。歐元10年後國際佔比24%,20年後佔比不到22%。

為什麼現實會出現與嚴謹學術研究預期相差較大的結果?為什麼人民幣比其它貨幣國際化進程要慢?10年之後的2019年11月,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周小川在回答關於人民幣國際化的問題時表示「人民幣國際化我認為是一個『早產兒』」,他說本來中國並沒有打算在2009年開始推人民幣國際化,而是由於全球金融危機的出現。為什麼要催生一個「早產兒」,而人民幣國際化這個「早產兒」為什麼後天一定發育遲緩?管中窺豹,筆者認為人民幣從初始國際化到10年國際化曲折歷程一定程度反應了中國國家發展戰略在次貸危機以來的轉變、811匯改後的調整和中美貿易戰以來的重新探索。

二、金融危機「中國藥方」的人民幣國際化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突如其來,國際匯率變化莫測,出口企業紛紛叫苦不迭。例如,華為當年的凈利潤約為11.5億美元,較2007年上升約20%,但匯兌損失從2007年約3060萬美元上升至2008年的7.76億美元,幾乎吃掉一半的凈利潤。回想起突如其來的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期間人民幣承諾不貶值的巨大犧牲,面對肇始於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百年不遇的變局,中國顯得措手不及和缺乏戰略預案。鑒於企業的呼聲和看到人民幣在周邊國家如蒙古、緬甸等跨國廣泛接受的良好聲譽,認識到美元獨大和泛濫給國際貨幣體系帶來的風險,各界苦苦思索金融風暴「颱風眼」的次貸危機的根源和應對之道。2009年3月,周小川行長發表《關於改革國際貨幣體系的思考》,對次貸危機開出了中國藥方,同時表明要積极參与國際經濟治理,提高SDR地位(實際是人民幣走向國際),客觀上也改變了中國長期以來國際規則制定者追隨有餘而作為不足的慣性思維。

三、倒逼資本帳戶開放的人民幣國際化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