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英國

派系、謊言和英國政治

庫珀:英國兩大政黨分別被「退歐派」和「科爾賓派」控制,這些派系主義者不在乎取得世俗權力,只想捍衛自己的信條。

經濟學可以解釋英國政治,這是幾十年來的共識。大多數英國人根據自己的帳本投票,看起來最有能力搞好經濟的政黨會贏得選舉。

利用這一條經驗規則,戴維•卡梅倫(David Cameron) 2016年的「留歐」造勢活動圍繞退歐理論上將造成的經濟損失展開。當退歐派贏得公投時,評論人士將投票結果解釋為抒發經濟傷痛的呼喊。

事實上,經濟學無法解釋公投(不能根據一個人的收入預測其投票給哪一陣營),也無法解釋公投後發生的一系列事情。不如說,英國政治的新規則是,「這是人類學,傻瓜」。

對今日全英國混亂的最佳見解來自於人類學、社會學和宗教的歷史。這些學科研究人類的信仰和他們的行為方式。

我將把這些領域的理論應用於英國兩大主要政黨上。兩個政黨都被派系(sect)控制,而且——毫不令人吃驚的是——兩黨都基本像教派(sect)一樣行事:它們重視純粹度甚於世俗力量,並且蔑視社會規則。

社會學家馬克斯•韋伯(Max Weber)認為,教會(church)與教派的關鍵區別在於,是否屬於某個教會是你出生時就決定了的,而是否屬於某個教派是後天的選擇。根據該定義,保守黨與工黨曾經都是「教會」。基於所處的社會階層,人們一出生就屬於其中之一。

兩者都是包容性很強的組織,它們不太關心黨員的信仰,甚至也不關心黨員們是否有信仰。保守黨在一定程度上類似包容性極強的英國聖公會(Anglican Church),保守黨員與英國聖公會教徒也有重疊。

但是在2015到2016年間,兩個政黨幾乎同時都被派系控制了:工黨被科爾賓派(Corbynites)控制,保守黨被退歐派(Brexiters)控制。派系是通過個人選擇聯合起來的一小群信徒,他們認為自己是「被選中之人」(the Elect)。

一些像科爾賓派這樣的派系,還會搞個人崇拜。你也許認為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領導著另一撥與之競爭的個人崇拜。無論如何,與過去所有的英國政治家不同,他和傑里米•科爾賓(Jeremy Corbyn)都被各自的支持者以名字而不是姓氏稱呼。

然而,約翰遜並未得到退歐派這支派系的成員對其個人的忠誠,他只不過是一個熟悉的面孔,一個富有魅力、沒有信仰的機會主義者,他當上派系領袖是為了獲得領袖享有的那些福利。(跟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有可比之處,儘管特朗普隸屬的是牟取利益的美國大教會傳統。)因此,約翰遜比科爾賓更好取代。

人類學家瑪麗•道格拉斯(Mary Douglas)曾寫道,教派將世界一分為二:「一邊是我們自己,我們的夥伴,我們的朋友;另一邊是其他所有人,是外人。」她認為,教派把外部世界刻畫為「徹底敗壞」,部分原因是為了阻止教徒離開。

有時這些對外部世界的疑慮是合理的:例如,科爾賓派認為英國小報在針對他們,他想得沒錯。但即便是支持他們的外人(例如某一政黨自己的選民)也會被懷疑:這些外人變化無常,而且有可能是為了錯誤的原因而支持他們的政黨。

這個敗壞的外部世界有著卑劣的規則。所以,對約翰遜試圖通過休閉議會強行退歐,大部分退歐派都沒意見。埃及的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另一個在2011年短暫掌權的教派——對民主規則和對外人一樣缺乏尊重。教派的信條壓倒法律。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