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英國

英國科研經得起退歐折騰嗎?

阿胡賈:執意退歐的唐寧街10號對科學的「重視」,其實說明它不懂科學研究的進行方式。科學家們知道,退歐已經在損害英國的科學事業。

在某種意義上,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兌現了要為自己的英國首相任期帶來活力的承諾。保守黨大會上最引人注目的公告之一是一筆2.2億英鎊的核聚變投資。核聚變與為太陽提供能量的原子融合過程相同。核聚變承諾提供幾乎無限的清潔能源,但它是一場高風險的賭博。

也許並不重要的是,沒有一個科學家相信在商業上可行的核聚變反應堆能像提議的那樣在2040年實現,或者更為現實的價格標籤是數百億英鎊。重要的是,科學和技術正被宣傳為退歐之後英國繁榮的關鍵支柱。據報導,約翰遜的顧問多米尼克•卡明斯(Dominic Cummings)將科學和技術列為退歐後唐寧街10號的首要任務,並且在召集有影響力的科研人員開會。

然而,到目前為止,這些「重視」揭示了政府不懂科學研究的進行方式;對歸功於個人(而非團隊)的過時的「偉人」科學發現理論念念不忘;以及準備押注大領域,卻對其中涉及的複雜性一頭霧水。

最近,在英國機構工作的兩名科學家——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Francis Crick Institute)的彼得•拉特克利夫(Peter Ratcliffe)(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和劍橋大學(University of Cambridge)的迪迪埃•奎洛茲(Didier Queloz)(物理學獎得主)。與此同時,兩位前諾貝爾獎得主——包括克里克研究所的所長——抱怨稱,退歐已經在損害英國的科學研究。

謝菲爾德大學(University of Sheffield)物理學家、科學政策分析師理查德•瓊斯(Richard Jones)是最近被唐寧街叫去開會的幾位科學家之一。會議的目的是討論如何為未來主義的、別出心裁的新穎研究提供資金。一種選擇是建立類似於美國國防部研究部門早期版本——高級研究計劃局(ARPA)的機構。卡明斯在他的博客中讚賞了高級研究計劃局。

「這次會議並不是關於整個資助制度,而只是一個方面:如何支持由傑出人士推動的改變世界的創新。」瓊斯教授說,「問我們是不是有點『安全第一』心態是公平的。但我的觀點是,歐洲研究委員會(ERC)為此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機制。」歐洲研究委員會2014年至2020年期間的130億歐元預算,明確為新的、不可預測的領域提供了「由研究員推動的前沿研究」。今年的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彼得爵士正是歐洲研究委員會慷慨資助的受益者。

英國與歐洲研究委員會以及其他泛歐組織——如歐洲原子能共同體(EURATOM)(目前英國大部分核聚變研究都在其統籌下進行)——的合作將在英國退歐時終止,儘管英國政府承諾彌補一部分失去的歐盟資金。瓊斯教授表示,會上沒有提到這個問題,出席該會議的還有科學部長克里斯•斯基德莫爾(Chris Skidmore)和商務大臣安德烈婭•利德索姆(Andrea Leadsom)。瓊斯補充稱,硬退歐可能危及英國的競爭力,以及研究人員的流動性和資金:「你需要全歐洲範圍的競爭來推動研究向前發展。一個眼光向內的小國可能會失去其競爭優勢。」

英國科學家尤其擔心會被踢出「歐洲地平線」(Horizon Europe)。這是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執掌的一個1000億歐元的研究項目。

牛津大學(University of Oxford)心理學家多蘿西•畢曉普(Dorothy Bishop)今年8月參加了唐寧街的一次會議。後來,她在博客中寫道,卡明斯「不懂科學研究在多大程度上是一項國際活動,而取得突破依賴於擁有互補技能和視角的團隊,而不是偶爾冒出的『孤獨天才』」。

或許像愛因斯坦或牛頓這種孤獨遠見者的例子對研究歷史的政治戰略家很有吸引力。不過,如果英國要想受益於到2027年將研發支出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從1.7%提高至2.4%的計劃,那麼糾正這種誤解將不可或缺。就連英國最偉大的科學家艾薩克•牛頓(Isaac Newton)也承認,思想的集合孕育了個人輝煌:「如果說我比別人看得更遠,那是因為我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

本文作者是科學評論員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