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美國

背棄盟友加快美國衰落

盧斯:人們曾說,做英國的朋友不如做英國的敵人,因為英國會與敵人做交易,卻背叛自己的朋友。庫爾德人或許對美國有同樣感受。

暫且忘卻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與土耳其強人總統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深夜通話時如何出賣庫爾德人;他做出的撤出美軍部隊的決定如何讓白宮顧問們措手不及;以及他隨後發表的推文如何誇大其詞。這些都是典型的特朗普做派。但我們不應讓噪音掩蓋住信號。美國多年來一直在設法從中東抽身。特朗普只是在跟隨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的腳步。

曾幾何時,人們說,做英國的朋友不如做英國的敵人,因為英國會與敵人做交易,卻背叛自己的朋友。庫爾德人或許對美國有同樣的感受。早在1975年,在華盛頓撤回中情局(CIA)對伊拉克庫爾德人起義的支持後,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就說過:「如果庫爾德人開不起玩笑,就讓他們見鬼去吧。」特朗普放棄美國在敘利亞最重要盟友的決定是魯莽的,尤其是因為此舉為「伊斯蘭國」(ISIS)捲土重來開闢了道路。但他的背叛行為絕非首創。

不同之處在於,如今的美國要為自己的錯誤付出更高的代價。特朗普犯了兩類錯誤。第一類錯誤是他犯這些錯誤的方式。讓自己的盟友大吃一驚是一回事。把自己的下屬搞得措手不及是另一回事。這樣做會造成困惑和士氣低落。特朗普給埃爾多安攻擊敘利亞庫爾德人開綠燈了嗎?特朗普手下沒有一個官員知道,因為他不斷做出自相矛盾的表態。埃爾多安正在試探這個問題的答案。

第二類是特朗普所犯錯誤的性質。隨著美國全球影響力的減弱,它越來越需要盟友。回望1975年,那時的美國可以承受糟糕的戰爭和一個不誠實的總統。理查德•尼克森(Richard Nixon)被逼下台。越南戰爭的代價和血腥程度是美國自那以來參與的任何作戰的好多倍。今天的容錯空間更小了。特朗普根本不把美國的聯盟當一回事,包括北約(Nato)這樣的正式聯盟,以及美國與敘利亞庫爾德人的非正式聯盟。

特朗普越是得罪美國的盟友,這些盟友堅定支持美國的可能性就越小。這讓美國在亞洲的盟國尤其陷入兩難困境——它們在軍事上與美國聯繫在一起,卻在經濟繁榮上日益依賴中國。在中東地區,主要由庫爾德作戰人員組成的敘利亞民主力量(SDF)在打擊ISIS的戰鬥——特朗普的首要事項之一——中估計損失了1萬人,而美國損失了5名軍人。華盛頓下次需要庫爾德人時,他們將要求美國自己承擔更多風險。

然而特朗普並不是唯一犯錯誤的。從民主黨的喧囂來看,你會認為他將敘利亞庫爾德人賣為了奴隸。奧巴馬在2011年宣布從伊拉克撤軍,實際上把伊拉克庫爾德人扔下不管。後來他鼓動敘利亞庫爾德人幫助打擊ISIS,後者在美國撤軍後趁機擴大地盤。奧巴馬和特朗普在境外戰爭上的差異主要在於風格。從實質看,特朗普代表著連續性。

共和黨人的憤怒更為短視。特朗普平時最忠實的捍衛者——包括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和南卡羅來納州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全都譴責他下令從敘利亞撤軍對美國力量造成了災難性影響。這很尷尬,美國背叛庫爾德人的歷史相當悠久。與他們在烏克蘭問題上的沉默相比,共和黨人的憤怒甚至更加奇怪。作為與俄羅斯接壤的友好民主國家,烏克蘭的生存對美國而言比庫爾德人更具戰略意義。

當然,區別在於,特朗普因「烏克蘭門」面臨彈劾。治理意味著做出選擇。在支持美國在俄羅斯後院的友誼還是支持特朗普的選擇上,幾乎所有共和黨人都選擇了後者。他們對於庫爾德人遭到拋棄的憤怒,流露了良心譴責——這種憤怒在一定程度上是為了補償他們把烏克蘭扔下不管。

所有這些對美國盟友來說都是壞消息。沒錯,特朗普構成一個難以抗拒的批評目標:他讚美自己擁有「偉大而無與倫比的智慧」的推文,最終應該成為他的墓志銘。對美國的盟友來說,教訓更加持久。美國不再是過去的堅實靠山,而特朗普只是原因的一部分。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