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氣候變暖

拯救氣候不應落在青少年肩上

何麗:16歲的格雷塔•通貝里有望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但是她若獲獎,將說明過去幾十年全球氣候辯論的缺陷。

如果世界尋求一名青少年的拯救,那麼這是一個奇怪的時代。本周五將公布諾貝爾和平獎(Nobel Peace Prize)得主,瑞典氣候活動人士格雷塔•通貝里(Greta Thunberg)有望獲獎。一年前,這位十幾歲的抗議者還鮮為人知;今天,她卻經常被比作聖女貞德(Joan of Arc)。在她的帶動下,今年9月有400多萬人參加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一些氣候抗議活動。

本周,抗議者還在倫敦的道路上設置了路障——就在筆者寫這篇文章的時候,通往威斯敏斯特的路已經被阻塞了——很明顯,氣候變化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一個核心問題。雖然通貝里與「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組織的抗議活動沒有官方聯繫,但她的影響力無處不在。

然而,如果她真的獲獎,這將充分說明全球氣候辯論的缺陷。過去幾十年拯救地球的努力沒有成功,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仍在上升。如果一位青少年是行動最後和最好的希望,值得一問的是,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

理想情況下,會有一位更好的候選人。也許是一位活動人士,他畢生的努力使數百萬人免受海平面上升的影響。或者是一位國家領導人,他成功使本國碳排放量凈值降至零。或者是一位發明家,他找到了以零排放製造無限能源的方法。

通貝里可能同意這種看法。她告訴出席上個月聯合國(UN)峰會的各國首腦:「這完全是錯誤的。我不應該站在這裡。」

與許多氣候運動傳遞的愉快訊息不同,通貝里的標籤是憤怒、指責和災難。結果證明這非常有效。她還利用了代溝,指出父輩的化石燃料排放將影響子孫的生活。她在聯合國峰會上怒視著觀眾說:「如果你們選擇辜負我們,我說我們永遠不會原諒你們。」觀眾為她鼓掌。

看著有權有勢的成年人為一位責罵他們的青少年喝彩,不可否認這是件怪事。話雖如此,圍繞著通貝里的崛起,也沒什麼事情是尋常的。去年秋天她在斯德哥爾摩開始她的抗議活動時,只有她和另外一些人在瑞典國會大廈外舉著自製標語。現在她已經成為了一名超級巨星,不再置身於氣候行動的機制之外,她不僅深入其中,甚至還在推動它。曾經看似樸素的行動如今得到了更加精心的設計。隨著她的名氣越來越大,有跡象表明通貝里正變得越來越有爭議性。

聯合國峰會間隙,她提起一項法律訴訟,指控巴西、法國和德國等五國面對氣候變化不作為,從而侵犯了兒童擁有安全未來的權利。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表示,這項訴訟「非常激進」,並警告稱可能「樹敵」。她尖刻的話語和對資本主義的抨擊意味著她一定會變得更具爭議。

在挪威諾貝爾委員會(Norwegian Nobel Committee)準備宣布和平獎得主之際,今年許多最熱門人選都有強烈的氣候色彩。提名者沒有正式公布,因此最明顯的指示來自Oddschecker等博彩網站,該網站數周以來一直預測通貝里會獲獎。

其他的主要競爭者有埃塞俄比亞總理阿比•艾哈邁德(Abiy Ahmed)和紐西蘭總理傑辛達•阿德恩(Jacinda Ardern),巴西原住民首領拉奧尼•梅圖克特爾(Raoni Metuktire)和北極理事會(Arctic Council)。同樣上榜的還有以在氣候方面的努力聞名的戴維•阿滕伯勒(David Attenborough)、教皇方濟各(Pope Francis)和國際土地聯盟(International Land Coalition)。

諾貝爾和平獎向來比其他諾貝爾獎更難以預測,更有爭議。例如,與諾貝爾化學或物理獎項不同的是,它並非基於一系列已發表的科學成果。和平獎獲得者的影響往往在獲獎多年後才顯現出來。

通貝里也將如此。現年16歲的她已經幫助觸發了一個臨界點。氣候抗議活動達到了前所未有的規模。如果通貝里獲獎,這將反映出這是一個多麼令人絕望的時刻:孩子們走上街頭,祖父母們在橋上設置路障。在一個漸進式行動已達不到目的的時代,只剩下激進的選擇。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