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全球經濟

市場動蕩反映全球經濟新現實

福魯哈爾:接下來全球經濟可能發生同步衰退。問題是,市場何時才能拋開過去10年低利率和央行大舉注資滋生的自滿情緒,接受這一新現實。

模式轉變往往先是進展緩慢,然後突然發生。這就是我從最近的市場動蕩中吸取的教訓。正如我上周所寫的,真正讓人意外的是,這種動蕩沒有來得更早。

專家們或許將道瓊斯指數(Dow)今年的最嚴重下跌歸因於美國債券收益率曲線重新出現倒掛(從歷史上看這預示經濟衰退),但全球經濟疲弱的潛在跡象已經出現很長一段時間了。問題是,市場何時才能拋開過去10年低利率和央行以量化寬鬆的形式大舉注資所滋生的自滿情緒,接受這一新的現實。

想想看,自2018年1月以來,除印度以外的所有大型經濟體的採購經理人指數(PMI)都出現下滑。PMI是製造業經濟狀況的最佳前瞻性指標之一,是整體經濟活動的風向標。歐元區的經濟放緩非常顯著,尤其是在義大利和德國等國,根據官方數據,德國的經濟現在正在收縮。

正如龍洲經訊(Gavekal)的策略師路易斯-文森特•加夫(Louis Vincent Gave)在一份投資者報告中指出的那樣,在製造業的困境中,「可以發現很多罪犯的指紋」,從汽車行業面臨結構性挑戰,波音(Boeing) 737 Max慘敗及其對全球供應鏈的影響,到科技行業沒有轟動性的新產品推出,再到企業投資低迷、能源行業疲弱和中國經濟放緩。只需要一次大規模的主權債務違約或一連串的企業破產,我們就能夠看到市場自由落體式暴跌。

當然,政治沒有幫上忙。但是,最近的事態仍然都沒有讓人感到意外。以阿根廷為例,該國股市上周單日下挫48%,此前在該國總統初選中,反對黨正義黨(Peronist)遙遙領先。問題是,發現一個連續違約的國家將重新轉向左翼時,投資者為什麼會像《卡薩布蘭卡》(Casablanca)那句古老的台詞說的那樣,感到「很震驚,很震驚」。

這引發了其他問題。如果在英國脫歐之前或之後,英國大選讓傑里米•科爾賓(Jeremy Corbyn)上台,英國可能會怎樣?義大利的動蕩政局未來可能會如何發展?如果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或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美國初選中獲勝,可能帶來什麼影響?正如最近的13D全球戰略和研究(13D Global Strategy and Research)報告所言,這些事件將「完全契合從財富累積到財富分配的周期」,我認為,這將是我們一生中最重大的經濟變化。

為什麼這個新現實需要這麼長時間才被我們理解?因為我們幾十年來一直生活在舊現實中——後布列敦森林體系(Bretton Woods)的、新自由主義的舊現實。不受約束的經濟全球化和多年的寬鬆貨幣政策,似乎無限期地推高了資產價格,並使資本比勞動力更加受益。各央行釋放的數兆美元資金、逢低買入從而削弱了長期政治風險意識的算法交易程序、以及創紀錄的被動投資讓我們的感知變得麻木。

所有這些結合在一起減弱了現在終於開始變紅的信號。看看最近銀行、交通和工業指數的低迷以及小盤股的下跌吧。從歷史上看,小盤股下跌預示著大公司會出現麻煩。在復甦周期結束時,資本往往會湧入大公司,較小的公司將陷入困境。

隨著市場最終意識到政治風險、匯率風險、信貸風險的上升以及出現左翼政府的可能性越來越大,轉變和衝擊顯然正快速且兇猛地出現。難怪現在每個人都在問:「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