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美貿易戰

美國民主黨不應避談中國

加內什:在競選辯論中,民主黨人幾乎只在貿易語境中提到中國。然而,中國是最有可能奪取美國世界地位的國家。

想象一下你是塞思•威爾伯•莫爾頓(Seth Wilbur Moulton)。這不是很困難。研究這些問題的學者將你列為美國國會最支持兩黨合作的前10%的議員。你把自己最好的年華奉獻給海軍陸戰隊(Marine Corps),足可證你有真正的愛國情懷。你擁有數枚表彰勇氣的勳章,而這還是一個調查記者公之於眾的。無與倫比的好運讓你接受了昂貴的教育,還讓你擁有了一部也許平庸但讓人看不夠的Netflix電視劇中最完美的美國總統形象。當你在40歲時競選總統時,華盛頓的所有人都會喃喃自語道:「但這是理所應當的。」

接著,發生了一些新奇的事情。你失敗了。競選總統3個月以來,你難以在民意調查中獲得支持,難以獲得與你的民主黨同僚進行電視辯論的資格。許多人在讀這篇文章時,對你的名字全然陌生。

莫爾頓的故事說明了許多事情:生活的隨機性,他自身的局限性,以及這場競賽仍處於早期階段,而他也許還未能突破這個階段。但這也說明了競選初期人們觀念的狹隘。莫爾頓的「錯誤」在於,在他的競選綱領中,外交政策高於一切。民主黨人——無論是選舉人還是候選人——都更喜歡思考和談論其他事情。雖然外部世界確實能帶來影響,但要做的也就是像對抗氣候變化或防範過於自由的貿易導致狄更斯式勞動標準這樣的事情。

毫無疑問,這兩個問題都很重要。如今的選民中,千禧一代的比重較大,共和黨對第一個問題漠不關心,這不僅是糟糕的政治,也是糟糕的地球管理。但這兩個問題都不算是地緣政治觀點。近期辯論的缺陷在於,人們很少談論任何地緣政治的事情。民主黨人在辯論中大量提及中國,但幾乎總是在貿易問題的語境中。只憑辯論內容,你不會猜到,中國還是美國世界地位最有力的爭奪者。事實上,自第一批候選人提交文件8個月以來,我們很難知道他們中的任何人會如何回應這些問題:美國該不該阻礙中國的前進?如果答案是肯定的,美國要如何去做?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對這兩個問題的答案是明確無疑的。特朗普和他周圍的人都認為,美國加入了一場大國競爭,這是他的那些天真的前任選擇迴避的競爭。為了獲勝,特朗普等人願意利用關稅,並斥巨資維護美國的軍事霸權。這些行動內含對世界的一種好戰的描述,而這種好戰是沒有意義的。這種描述可能高估了美國公眾忍受世代鬥爭的意願。但這確實是對世界的一種描述。那麼民主黨對世界的描述是什麼呢?

民主黨在地緣政治方面避而不談,這種做法並不像現在看起來那麼精明。的確,比起「國外」,選民更擔心醫療保健。看到選民並沒有被莫爾頓打動,是有益的教訓。但在大選中,候選人仍需闡明嚴肅對待外交政策的最低限度。

特朗普將在2020年的大部分時間裡指責民主黨在中國問題上表現軟弱。他已經對喬•拜登(Joe Biden)這麼做了。當年時任美國副總統的拜登對中國輪胎加徵關稅時,特朗普還在為提高電視收視率「解僱」那些穿著時髦西服的人。想象一下特朗普會對沒有拜登老練的民主黨人做些什麼吧。民主黨現在越是迴避有關中國的辯論,就越會對即將到來的炮轟沒有準備。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