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美貿易摩擦

貿易衝突:「中國衝擊波」傷害了美國嗎?(上)

夏春:特朗普採取了抑制貿易逆差效果最差的關稅打擊,不僅讓美國家庭承擔了大部分關稅,也無法實現美國企業回歸本土,同時還拖累世界經濟增長。

8月1日,特朗普在Twitter上表示美國將從9月1日起對中國3000億美元商品加徵10%關稅。由於涉及到的商品絕大部分是消費品,加徵的關稅會在短期內給美國家庭開支和美國通脹率造成壓力,是典型的損人不利已。我當即認為特朗普會在冷靜後改變主意,縮小徵稅範圍。

最被人低估的經濟學家

當時,我在微信看到的一條評價是:「怪就怪特朗普身邊沒有一個靠譜的經濟學家!」我立刻回了一句:「其實最被大家低估的經濟學家就是白宮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特朗普對中國的很多觀點來自於他的《致命中國》一書。他雖非名校名教授,很多觀點不靠譜,但他認為中國進口商品降低了美國製造業工人就業和收入的觀點,被美國一些名校名教授寫成論文發表在頂級期刊,經過財經媒體廣泛傳播。可惜的是,以我所見,國內專家和官員對這一併不準確的觀點似乎少有反駁。」

剛寫完這句話,我就看到《華爾街日報》的報導指出特朗普加徵新關稅的決定,除了納瓦羅,美國其他貿易談判代表團成員都一致反對。8月5日,特朗普指責中國匯率操縱,雖然出面宣布的是美國財政部長,但白宮官員里,只有納瓦羅一人長期批評中國操縱匯率。特朗普當天在Twitter的發言再一次重複了納瓦羅指責:「中國偷了美國的生意與工廠,破壞工作機會,壓低工人工資和農產品價格」。

眾所周知,特朗普對中國的政策受到三方勢力的影響,分別是財政部長姆努欽和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代表的」市場開放派」,商務部長羅斯、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以及納瓦羅代表的「貿易強硬派」,加上國務卿蓬佩奧和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代表的「國防鷹派」。在中美經貿衝突發展的不同階段,這三方勢力分別有過輕重不同的影響力。但現在,大家看得非常清楚,無論你是否喜歡納瓦羅,他才是對特朗普影響最大的人!

忽視納瓦羅是一個全球性的現象,我在香港參加的投資論壇,看到來自美國和歐洲金融機構的首席經濟學家多次表露出對納瓦羅的不屑。維基百科對納瓦羅的評價是「觀點處於主流經濟學之外,被普遍看成非主流經濟學家」。

納瓦羅被忽視的核心原因在於他對GDP和凈出口(出口減去進口)的關係有著錯誤的理解。他認為要增加GDP,就必須增加出口,減少進口(通過關稅來實現),這個邏輯來自於在會計上,GDP恆等於消費、投資與凈出口之和。但納瓦羅(和他的好學生特朗普)錯就錯在忘記了凈出口同時也受到本國和外國GDP的影響(消費和投資也是一樣)。通常,當GDP變大時,進口也會隨之增大;而增加出口,需要其他國家的GDP保持增長。

除此以外,GDP的構成項還和匯率,利率同時構成一個複雜的相互影響的動態系統。納瓦羅把一個會計恆等式當作經濟增長的訣竅,以及他堅信貿易逆差是一件壞事的觀點,被名校經濟學教授們嘲笑「不知道他的哈佛博士學位是如何拿到的」、「大學一年級的學生都知道他是錯的」。的確,任何一本入門教科書都清晰說明了納瓦羅版的」重商主義「不會成功。

近期,很多專家反駁了美國關於中國匯率操縱的指控。對於納瓦羅在《致命中國》里關於中國智慧財產權保護、技術轉移、商品質量等問題的指控,國內專家也有清晰的回應,本文不再重複。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