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樂尚街

當畢加索遇上費里尼

Louis Hothothot:北京有畢加索大展,巴黎則有《當費里尼夢到畢加索》展。電影大師費里尼是畢加索的崇拜者之一。

北京最火熱的展覽《畢加索——一位天才的誕生》的海報,選擇了畢加索1906年的一幅自畫像。

1906年,畢加索25歲,對著鏡子,像速寫一樣,畫下萌萌的自己。此時的畢加索,已經完全走完了古典主義、藍色時期和粉紅色時期,距離他給現代美術史開天闢地,僅僅早了一年。而展覽的標題,就叫做《天才的誕生》。沒錯,一年之後的1907年,畢加索畫出了《亞威農少女》,成為現代繪畫史上最重要的作品。美術史學家貢布里希評價到:「畢加索之所以是8000年來繪畫史上最重要的畫家……因為他的時代是繪畫遭遇攝影和各種技術強烈挑戰的時代,繪畫藝術走到了盡頭,很多畫家都改行了,而畢加索,為繪畫找到了出路。」展覽海報沒有選擇畢加索最具代表性的、讓人敬畏的史詩級的、複雜的作品,而是用這麼一個速寫一樣的「萌」畫像,開啟了大師的親和力之路,這個行銷策略,還真飽受讚譽。

「萌」,如今在中國大眾文化中,是最有親和力的元素之一。消費心理學家曾經分析過,當物質水平解決了溫飽的問題,人們會抽出更多的時間和精力來關注個人的情感;而這個時候,孩子氣的東西,會被人們(包括成年人)所珍視。當代中國人,小福而安,喜歡萌、喜歡hello kitty、喜歡米菲、喜歡宮崎駿,都是一些輕盈素淡的調調兒——這些現象都不是偶然的。可以說,萌文化,是當代最具市場價值的文化產品之一;也可以說,喚醒消費者的童心,也是資本運作的重要手段。

但是,畢加索的價值不是「萌」,而是好奇心,他一生保持了孩子般的獨特觀察角度,還有隨心所欲創作的自由。他有不上大學的自由,他有年紀輕輕流浪巴黎的自由,他有掌握多種媒介的自由,他也有在幾種流派之間同時流竄創作的自由,他甚至還有加入共產黨的自由。為此,資本主義政權反感他的政治身份,而擁抱他的自由主義美學;社會主義國家反過來讚揚他的政治立場,卻又排斥他的「資產階級自由化創作。」儘管如此,在冷戰時代,他還能受到兩個陣營的愛戴,彷彿擁有了頑皮孩子的特權。

1962年,在畢加索80歲生日的時候,郭沫若還曾發去賀電。其中,郭沫若稱畢加索為「同志」,並祝賀「長生不老」。這樣的賀詞,不知道畢加索受不受得起。反正,他這個時期(83歲)的自畫像,貌似更加頑劣的「資產階級自由化」。畢加索一生不僅對革命題材的現實主義繪畫敬而遠之,而且「用一生的時間學習怎麼畫得像個孩子。」

藝術史論家曾談到中國當代文化是從「85新潮」開始,跳躍性地拿來了當時的後現代主義,而越過了現代主義。所以,從古典主義到現代主義,也就是從印象派到畢加索的100多年現代主義藝術史,始終是中國大眾審美的斷檔期。

最近幾年,尤倫斯試圖為中國補上現代藝術這節課,將西方大師,比如杜尚等引入中國。尤倫斯的館長田霏宇談到:「藝術怎麼能改變生活,怎麼能影響到更多人。讓藝術改變生活要建立在大家必須學會怎麼看藝術的基礎上。那我覺得這個展覽是一個非常好的鍛煉機會,去了解一個神話級的藝術家作品。畢加索展可能會對我們觀眾群體的欣賞能力和水平有很大的幫助和提升。」通過畢加索職業生涯的回顧,他走過的從古典主義到立體主義的路——活生生的歷史,連接上斷了線的現代主義美術史。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