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樂尚街

紐約功夫音樂劇《龍泉鳳舞》的爭議

宋佩芬:紐約首部華人執導的音樂劇《龍泉鳳舞》被認為劇情不清晰,缺乏音樂性。導演陳士爭細說原由。

很少人知道,剛剛在紐約結束世界首演的功夫音樂劇《龍泉鳳舞》的靈感來自11,851公里遠的上海。距離其實不重要,在上海也經常看得到希臘悲劇,重要的是上海延安路高架橋的「龍柱」化身轉世到紐約的法拉盛華人區,成了靈感支柱。

《龍泉鳳舞》是紐約棚屋藝術中心總監普茨(Alex Poots)邀請戲劇導演陳士爭新創的作品。陳士爭拉了國際化的創意陣容,其中有《功夫熊貓》的編劇,澳洲女歌手希雅(Sia)配樂,英國舞蹈家阿喀郎(Akram Khan) 編舞,葉錦添擔任藝術指導。演員陣容有曾任瑪莎.葛蘭姆舞團首席舞者簡珮如,金庸的外孫女趙明,美國演員凱利(David Patrick Kelly),來自中國的舞者紀托等。

「我一直對延安高架橋的龍柱好奇。」在紐約NoMAD 酒店的圖書室內,陳士爭一面喝著咖啡一面對我說。「我想象這位為了協助市政建築,因透露天機無疾而終的高僧或許沒有真的離開,或許輪迴轉世,或許到了紐約的法拉盛。」 陳士爭認為在美國人眼中,中國人對西方的貢獻似乎集中在經濟開發,精神層面上的東西卻非常貧乏。所以當他為新劇構思時,決定轉變一般人對中國的視野,讓中國文化進入主流,與西方文化交織並存。

他提出在英文中,法拉盛(Flushing) 就是一股激沖,或許可以將之想成給人長生不老的龍泉,這就是《龍泉鳳舞》故事的影子,虛構與現實的結合。中國人已經談了5000年的長生不老,美國現在也積極探討不死的可能性,他於是和編劇們定期聚會,用長生不老作為由頭,將情節慢慢串起來,讓演員們透過武打,舞蹈,音樂與台詞來說故事。

「《龍泉鳳舞》是一個全新的表演形式, 需要訓練新的人才來達成任務,不像已經定型的像歌劇、舞蹈、戲劇、歌舞劇等藝術形式,這些領域分得很清,都有領域內的專家來演出。」

他面對的最大的挑戰就是因為《龍泉鳳舞》是處於各種藝術形式邊緣上的,以武術為主,又有現代舞,還需要演戲,演唱。所以花了一兩年的時間挑選演員,過程非常複雜。是要找武術打得好?還是唱得好?還是跳得好?他最後決定首先是武術優秀,接著的順序是舞技,演技,歌技排最後。他首先試著找有功夫根底的演員,由於多半電影電視上的武打鏡頭都是由替身進行,在找不到任何會武術,會演戲,還會說英語的華人的情況下,他開始考慮現代舞者,不像要踮腳尖跳的芭蕾,現代舞的重心朝下,比較接近武術。在挑選舞者之後,他開始訓練他們基本的武術動作,演戲,唱歌。

陳士爭導過許多歌劇,我不禁問他,訓練歌手演戲難還是訓練舞者演戲難?「都難,因為演戲需要完全不同的技術。舞者是用肢體來表達,沒有舞台的語言能力,要克服這些技術性的障礙是很難的。」這是他對創新的堅持。「因為時代也要找新的東西。所以我找了電影編劇合作,因為他們習慣從畫面講故事,《龍泉鳳舞》不屬於傳統的戲劇,它有時用武打作為戲劇結構,有時用音樂,有時用舞蹈,是武打音樂還是舞蹈,一切都順著情節發展來走,跨越很大,無法歸類,也不需要歸類,不需要框架。」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