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美聯儲

美聯儲貨幣政策獨立性不保的風險

劉英:美聯儲由於受到政府干預和人事威脅,其貨幣政策獨立性不保,這將給美國和全球經濟帶來巨大風險隱患。

日前美聯儲十年來首次降息25個基點,由於貨幣政策突然發生逆轉,美元指數走高,十年期美債大跌,黃金上漲,美股下滑,全球資本市場哀鴻遍野。美股連跌四天後,四位美聯儲前主席聯名發文要求保持美聯儲貨幣政策的獨立性。在貿易戰擴大導致跨境投資和貿易下滑、世界經濟增長乏力、債務風險高企背景下,美聯儲由於受到美國政府的強行干預和人事威脅,其貨幣政策獨立性不保,這將給美國和全球經濟帶來巨大風險隱患。

從貨幣政策目標、工具和路徑上難保獨立性

美聯儲貨幣政策目標的核心是要確保穩定物價和充分就業。美聯儲肩負金融監管職責,穩定經濟和穩定金融。而獨立行使是聯邦儲備法賦予美聯儲的權力。除了美聯儲成立之初、二戰特殊時期及2008年百年不遇金融危機時,美聯儲大部分時間都獨立於政府行使職責。1951年有美聯儲和財政部協議規定其獨立性,貿易戰當下,美國政府對美聯儲貨幣政策獨立性的影響值得重點關注。歷任美國總統基本不公開對美聯儲貨幣政策置評也成為慣例和準則,雖允許與美聯儲的公開辯論,但罕見總統和政府官員公開干預政策,而在2018年特朗普公開指責美聯儲13次,打破政府官員公開指責、明確要求和干預美聯儲貨幣政策的記錄。

為應對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機,美聯儲自2009年開始實施量化寬鬆貨幣政策以刺激經濟增長,在經濟恢復增長後,美聯儲從2015年底以來逐步採取加息和縮表的方式,退出量化寬鬆政策,從2015年12月開始至2018年這五年間美聯儲每年分別加息一次、一次、三次和四次。根據目前物價和就業數據情況,美聯儲如擁有獨立貨幣政策,則應仍在加息通道中。但特朗普要求美聯儲按其政策目標調整貨幣政策,跟著他的貿易戰指揮棒來轉,滿足其打贏貿易戰、增加基建投資而實施低利率、弱美元的政策目標,前任美聯儲主席耶倫公開表示特朗普的政策目標是支持其貿易計劃。這迫使美聯儲在美國就業數據實現3.7%的充分就業情況下,貨幣政策被迫突然轉向。

在美國政府的外力作用下,不僅美聯儲的貨幣政策目標發生嚴重扭曲,而且貨幣政策實施路徑也發生嚴重擠壓和變形,由一年加息四次突然轉為降息後,本應給市場以足夠的消化空間和過渡期,但前有彭斯和庫德羅干預,現在特朗普和納瓦羅直接要求美聯儲今年還要再降息75-100個基點。但經濟運行有其內在規律,貨幣政策拿捏更是微妙藝術,而高企的美國債務、持續攀升的美股,並沒有因為降息而歡呼雀躍,反而以連續收跌表達了對未來的擔憂和對美聯儲貨幣政策獨立性的憂慮,這對他國也產生了負面溢出效應。

除了對美聯儲貨幣政策目標和實施細則直接干預之外,特朗普更是從人事安排上直接干預美聯儲貨幣政策獨立性。通常四年總統任期可以提名兩位美聯儲理事,但由於特朗普政府的強行干預,耶倫一任到期就辭職,是40年來唯一一位沒有連任的美聯儲主席。不僅如此,美聯儲還有兩位理事也提出辭職,這樣特朗普政府至少可聘任7名理事中的5名,以此來保障其對美聯儲貨幣政策的干預。

從人事上要求美聯儲制定對政府有利的貨幣政策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