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中美貿易戰的四大關鍵問題

沈建光:中美貿易局勢的最新演變說明,中美之間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經貿聯繫體現的越來越充分;美國內部也越加分化,存在不同的利益訴求。

這一年多來中美貿易談判局勢瞬息萬變。就在本月初特朗普宣布將於9月1日對華加徵關稅商品範圍擴至3000億之後不久,8月13日晚,中美雙方經貿高級別磋商牽頭人再度通話、美國政府隨後亦推遲了3000億商品中過半商品的加徵關稅時間至12月15日,扭轉了迅速惡化的中美談判格局。

不難發現,此次美國推遲加徵關稅的商品總額不小,佔到了美國9月1日擬對華加徵3000億商品關稅的近六成,且大多數是美國對華進口依賴度較高的商品,根據計算,推遲加徵關稅的商品美國對華進口依賴度達到87%。中美貿易局勢的最新演變說明,伴隨著中美貿易衝突的不斷蔓延,中美之間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經貿聯繫體現的越來越充分,而美國內部也越加分化,存在不同的利益訴求。

實際上,這次中美經貿形勢的變化恰恰是過去一年半以來中美經貿談判的縮影,充滿著博弈、衝突與合作。展望未來,伴隨著雙方越來越清晰的談判訴求,經過了十二輪的中美經貿談判最終會走向何方?挫折不斷的磋商是否有望回到正軌?

筆者認為,要全面分析理解貿易戰形勢、走出談判困局,尚有如下四大問題需要釐清:

是特朗普的「反覆無常」導致談判失敗嗎?

當前不少觀點認為,特朗普的善變,導致中國無法探知其真實意圖,因而貿易談判根本無法進行。事實果真是這樣嗎?

回顧中美十二輪談判的過程,文化差異和不同的訴求導致中美互相認知存在偏差,而特朗普的反覆無常似乎讓中美談判難度上了一個台階。例如,今年5月初,本已經歷十輪出現積極跡象的中美談判,在特朗普「出人意料」地宣布對華2000億美元加徵關稅後迅速扭轉;6月大阪G20峰會中美元首會面後,重啟談判充滿希望,但僅在短短一個月後,特朗普宣布9月1日對華30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又將兩國推回到對抗的角斗場。

特朗普的朝令夕改似乎是中美談判僵局的主要原因。但倘若仔細觀察特朗普上任以來施政落地的情況,又不難發現,其實特朗普是歷任美國總統中最「言出必行」的一位。如根據興業銀行統計,特朗普上任以來,其競選承諾的兌現率為82%,無需國會立法的承諾兌現率更是高達100%,特朗普似乎並不是印象中喜歡出爾反爾的形象。

另外,特朗普的「言行一致」在他的「推特治國」上也體現的十分充分。特朗普喜歡在推特上對國內外大事表達看法和意見,事後來看,其在推特上的承諾,大多數都得到了兌現,成為觀察美國政策的「另類」風向標。

從這個角度來看,僅僅歸因於特朗普的「交易的藝術」與「極限施壓」,其實並不全面,對解決當下中美分歧也無太大幫助。反之,從特朗普行為動機和行事規則出發,似乎有助於更好地彌合雙方的認知差異。在筆者看來,隨著美國2020大選的臨近,特朗普所有的內政外交政策手段,都是為連任服務,體現的最充分的例子便是特朗普對中國採購美國大豆的要求。

中美談判以來,美國一直要求,作為任何貿易協議的一部分,中國需要購買大量美國大豆。如去年G20阿根廷中美元首會議之後,大豆採購便在磋商協議當中;而近期美方宣布加徵3000億美元商品的關稅前,特朗普也曾在推特上抱怨,稱G20大阪峰會後,中國曾承諾的從美國大量購買農產品承諾並未兌現。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