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生活時尚

《長安十二時辰》:人性惡,還是體制壞?

劉裘蒂:這部劇留下一些思考:數據有沒有倫理?數據一旦為政權服務,如何能夠保障百姓的福祉?

今夏燒腦的「反恐神劇」《長安十二時辰》在拖沓失焦之後終於收官了,揭發了幕後操盤的大boss,顯示最有心機的其實不是西域的異族,而是對於大唐政治不滿的小小戶部八品小吏。作為片中「大數據」的主事,這個結局是不是應了「得訊息者亂天下」?

去年夏天的爆款劇《延禧攻略》,雖出了一個非典型的女主角敢於逆襲後宮政治勢力,但是仍陷於宮斗劇的窠臼。今年暑期迎來的《長安十二時辰》,藉著盤根錯節的劇情和人物,精緻考據、美倫美奐的場景,令人乍然受到美學和智性的衝擊,在《豆瓣》和美國亞馬遜平台都獲得好評。但是用48集去講一個16集的故事,造成多處前後推理荒謬,暴露了編劇和製作團隊的短板。

「大數據」和老規矩

故事的主軸是在上元節解除宵禁、萬民歡騰的24小時內,突厥狼衛策劃潛入長安城,暗中籌謀以「闕勒霍多」計劃顛覆大唐。為了破解狼衛的陰謀,崇尚道法的靖安司司丞李必(易祥千璽飾),與前不良帥淪為死囚的張小敬(雷佳音飾)聯手辦案,在倒數計時的更漏交替之際,一步步地化解了狼衛的陰謀,最終拯救了聖人的江山跟長安的百姓。

「闕勒霍多」,褪去被包裝的神秘光環,其實指的是塞外獨有的特殊石脂,俗稱石油。上元燈節之日家家戶戶花燈結綵,聖人在花萼樓設宴觀賞大仙燈奇景,突厥人打算引爆數量龐大的特殊石脂,從而點燃所有大小花燈,使長安城毀之一炬。

「狼衛」雖是偷潛入城的外賊,本劇最終的「恐怖分子」,卻不是突厥或其他胡人,而是朝廷內亂。劇中的僱傭狼衛的龍波居然是前第八軍團的兵士蕭規,真正的幕後主使則是不得志的精英分子。而朝廷里的黨爭,以及故意促成黨爭作為「平衡」各方勢力的考量,才是真正懸疑劇情的推手。

太子為了化解突厥狼衛入長安引發災難,命令以唐朝詩人賀知章為原型的老臣何執正臨時設立靖安司,兼具國安和情報的功能,由何的弟子李必出任司丞。靖安司在長安和邊塞布置有廣大的眼線,並藉著望樓體系,在大望樓和小望樓設有士兵,望樓中還設有不同顏色的窗屏,可以用兩種顏色組合打出暗號,並用鼓聲傳遞訊息。

但是靖安寺真正有技術含量的是龐大的檔案庫,堆積著來自三省六部、一台九寺五監的機密要件,也就是一個數據倉庫。控制訊息情報的技術是「大案牘術」,用來作為謀略的工具,也就是古代版的「大數據」。

在片中運用大案牘術的正是年少氣盛的李必,他的優勢是顛覆傳統以經驗為基礎的思維。但是李必畢竟年輕,不相信老規矩,與太子對峙的右相林九郎曾經批評李必說,「其實老規矩才是不容易出錯的規矩。」

大數據靠機器學習,而大案牘術靠人的記憶。劇中「大案牘術」主事徐賓(趙魏飾),自誇記憶超群,能記下靖安司所有人的一日行蹤,以超強記憶力對長安各部門辦事文書進行記憶、歸納、梳理,形成腦海里的「數據庫」。其實根據劇情他並不是天賦異稟,而是經歷刻苦鍛煉而培養出來的超強記憶能力。

根據這樣的思維和推論模式,靖安司還建設了相關應用,例如人員檔案。憑藉大案牘術和祆教的戶籍配合,徐賓查到可疑人龍波。李必讓徐賓查與龍波勾結的女子聞染父親的資料,最後查到他是和張小敬一同作戰的老戰友。但是結局顯示徐賓具有「反偵察」能力,操作數據來傳遞真假訊息。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