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智慧城市

智慧城市仍需以人為本

桑希爾:多倫多與巴塞羅那都有改變城市運轉方式的雄心,但是卻反映出關於智慧城市的兩種截然不同的構想。

這是一部或許能為世界其他地方提供重要經驗的「雙城記」——多倫多與巴塞羅那。兩者都有改變城市運轉方式的雄心,但是卻反映出關於智慧城市的兩種截然不同的構想。

在多倫多,市民剛剛提交了他們對Sidewalk Labs(意為「人行道實驗室」)公司的「創新及發展總體計劃」(Master Innovation and Development Plan)的初步意見,該計劃將開發一片12英畝水邊區域「Quayside」。這家谷歌(Google)的分公司承諾,會用創新的設計和最新的數字技術來創造一個全新的城市社區,並希望能在其他地方複製。

文首照片為加拿大第一大城市多倫多——編者注

雖然谷歌誕生於數字世界,但是它對於現實世界的興趣越來越濃厚。最近它還宣布將拿出一筆10億美元的資金,用於未來10年內在矽谷建設20000套新住宅。

Sidewalk Labs的首席執行官丹•多克托羅夫(Dan Doctoroff)曾經是紐約的副市長,他表示:「我們的使命是為城市生活帶來激動人心的變化。」在多倫多,項目重點在於創造就業,建造更廉價的房屋,以及利用科技打造北美第一個「正氣候」(即零碳排放)的城市社區。

網路互聯設備與傳感器的大量應用,以及超快速5G網路的引入,使得為現實世界的基礎設施創造「數字孿生」成為可能,這令科技公司和城市規劃師激動不已。他們相信實時的數據流能夠用於優化城市的「中樞神經」系統,帶來交通、服務、環境和土地利用的大幅改善。他們稱,智慧城市可以從互聯網中建立起來。

Sidewalk Labs承諾將會有一些富有想象力的創新,例如地下運輸系統和廣泛採用重型木結構(mass timber),這些創意都已得到當地主要政治家和商業領袖的支持。但是它的計劃也引發了一些學者和社會活動家的激烈反對,這些人擔心谷歌會侵犯公民的數據權利並破壞民主。他們認為,一家並非選舉出來的私人企業,不應該篡奪市政府的傳統職能。

羅格斯法學院(Rutgers Law School)教授埃倫•古德曼(Ellen Goodman)和西澳大學法學院(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 Law School)教授茱莉亞•波爾斯(Julia Powles)寫道:「Sidewalk Labs所提供的構想中,它自己在平台控制、數據治理、智慧財產權、採購及獲取數據管道上都掌握著控制權,而且這裡每一個節點上都顯然有另一個合法選項:城市本身。」

巴塞羅那市政府則在採取一種不同的做法,其明確的目標是,通過強調市民參與、社會影響和公共性的回歸,來維護市民的「數字主權」。

巴塞羅那的首席科技與數字創意官員弗蘭切斯卡•布里亞(Francesca Bria)表示,巴塞羅那與Sidewalk多倫多項目所用的模型恰恰相反。巴塞羅那不是先在技術層面將基礎設施設計出來,再想怎樣最好地加以利用,而是應用已有的技術來解決日常的問題,例如污染、平價住房以及交通。

巴塞羅那構想的核心是一個名為Decidim的網路平台,該平台可以讓市民參與決策。大約4萬人使用這一款「市政版Facebook」,他們因此得以發起、影響政策。布里亞表示:「在數位時代,我們需要一個新的社會契約。」

在這個契約中,城市的數據是屬於市民自己的。通過安全地公開數據,巴塞羅那力圖激發當地商務和公民倡議。布里亞說:「我們把數據當作是水、電和公路一樣的公共資源。」

多倫多和巴塞羅那的實驗在今後幾年如何發展,將會影響全世界的政策制定者,因為快速的城市化是我們時代最大的政策挑戰之一。最近幾十年來,城市居民人數爆炸性增長,從1950年的7.51億人增至如今的42億人。聯合國預計,到2050年這一數字將達到67億。

毫無疑問,最新的科技可以給城市運轉方式帶來巨大的改善。在多倫多和巴塞羅那的案例中,創造與再創造之間、全新建立與現有制度再構想之間也都存在著巨大差別。

但是,正如多克托羅夫所承認的,管理城市總像管理一個極為複雜的人類有機體,其難度就好比在玩一個「50面的魔方」。

不論科技有多麼好,智慧城市永遠只會和設計它們的人一樣聰明。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