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中國央行會降息麼?

周浩:中國央行是否降息,應考慮內外經濟局勢。在全球降息浪潮中,選擇降息似乎是個可行選項,但降息可能代表著此前整體策略的變動。

伴隨著全球央行的降息浪潮,市場自然的疑問是:中國央行會降息麼?如果沒有貿易戰的再度升溫,回答這個問題似乎會更加容易一些,答案是不會。

當然,我們不能假設事情總是按照預想的發展,就像市場無法預知特朗普何時會發出推特一樣。但從美聯儲降息之後中國央行的反應來看,至少中國央行的表現是頗為淡定的。在美聯儲降息之後的8月1日早上,中國央行沒有進行任何的公開市場操作。這樣的一種狀況至少表明中國央行認為自己需要並可以保持耐心。

中國央行的耐心可能有以下幾種解釋,第一,在上一輪的美聯儲加息周期中,中國央行幾乎沒怎麼跟隨加息,因此在減息周期中,中國央行似乎也沒有跟隨的必要。第二,貿然降息可能會帶來人民幣貶值和資本流出的壓力,這樣的壓力在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破7之後顯得更加明顯。第三,中美貿易爭端將會是一場持久戰,中國應該儘可能節約彈藥,不要萬不得已,沒有必要動用超常規的貨幣寬鬆政策。

當然,市場的另外一種解釋,是中國央行的下一步貨幣政策操作將是廢除目前的一年期貸款利率,以LPR(最優貸款利率)取而代之,以推進利率市場化。在這樣的背景下,央行如果調低目前的基準利率,就反而可能強化目前利率體系,加大在短期之內進行利率體系轉化的難度。因此,市場的一個共識是,央行需要有必要採取降息行動,就不如借降息之際完成新舊基準利率體系的轉變,以達到「一石二鳥」的效果。

這樣的想法聽上去似有道理,但存在兩個漏洞,第一,如果利率轉換如此容易,那麼央行早就可以讓LPR成為新基準利率,而事實上LPR與現存的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的水平十分接近(僅差4個基點),理論上來說,直接轉換並不會帶來太大的市場衝擊,但利率市場化一直「只聞其聲,不見其人」,似乎背後存在更多的技術性和實質性障礙。第二,即使不立即推進LPR取代基準利率,如果真要降息,也可以先把現行的利率水平調低,因為需要推進利率市場化而讓全社會的融資成本居高不下,怎麼想都覺得合理性存疑。如果這樣的分析是成立的,我們其實可以認為,中國央行並沒有降息的打算,所謂的利率市場化推遲了降息進程的分析,在很大程度上只是市場的一種臆測。

在另一方面,在保持基準利率相對穩定的同時,中國的金融監管當局一直在努力化解金融風險,錦州銀行、包商銀行以及恆豐銀行的案例也表明,對中小金融體系的風險管控已經動了真格。近期對房地產融資的實質性收緊,也表明監管層希望通過擠壓房地產融資來讓銀行體系服務於中小企業。

稍微總結一下,在中國的政策構想中,金融供給側改革將是重點。對供給側的改革包含兩項重點工作,第一是通過提高商業銀行對中小以及民營企業的風險偏好,來支撐對於就業有著關鍵作用的民營經濟。第二是通過擠壓中小金融機構以及房地產金融體系,儘可能擠掉金融體系的「毒瘤」,來迫使金融機構回歸服務實體經濟的本源,從這個角度來說,降息反而可能打亂「放毒」的步伐。

這樣的政策想法符合目前的整體經濟工作,也是中國在應對貿易戰升溫背景下最為可行的「提升內功「的策略。而對外的貿易談判中國則一直採取不緊不慢的態度,試圖為國內的金融結構性改革爭取更多的時間。但美國的「極限施壓」也讓中國的策略面臨壓力,倒過來看,也可能正是中國有如此的策略,特朗普政府才如此焦急,試圖通過各種方式打亂中國的部署。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