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FT商學院

耐心何以成為職場美德?

布萊克:耐心或許不時髦,但它正在一定程度上再度得到重視。我接觸的各界人士都認為,耐心可以是積極有效的。

曾任英國資深政府律師的理查德•傑克遜(Richard Jackson)在考驗其初級團隊時,會要求他們就如何應對一場部門危機獻計獻策。他注意到,大部分員工沒有在清單上列入「暫時什麼都不做」。

大多數人似乎並不認為,在工作中拿出耐心是一種可行的行動方案。「耐心」(patience)一詞源於拉丁文的「受苦」(patientia),如今傾向於被用來暗示被動、忍耐、容忍、甚至逆來順受。這些都不是職場注重的品質。

然而,這種品質有著輝煌的歷史,14世紀末威廉•蘭格倫(William Langland)在詩歌《耕者皮爾斯》(Piers Plowman)中首次寫到「耐心是一種美德」。把時鐘再倒撥1000年,羅馬基督教詩人普魯登修斯(Prudentius)在其寓言性史詩《心靈的衝突》(Psychomachia)中,將耐心列為七大美德之一。

耐心或許並不時髦,但它正在一定程度上重返潮流。我採訪了各行各業的人——法律界和銀行業人士、公務員以及科研人員——他們都認為耐心可以是積極有效的。他們中的大多數認為,這是一項重要的職場技能,與團隊協作、領導力及溝通能力不相上下。

傑克遜認為,對公務員來說,耐心可能是一項資產:「倘若你能善用耐心,那麼你很可能被視為專業、可靠。」

然而,有時他發現,耐心的人被更有活力和急性子的同事邊緣化。他還指出,「然而,耐心不應被視為優柔寡斷的借口。」

儘管那些天生的急性子可以將自己的性格用作一件工具,但他們也必須學會如何管控自己的急脾氣,明智地運用這種個性。傑克遜認為,耐心只能是學會的(往往從錯誤中),而不是能夠傳授的,他的結論是,耐心可以被用作眾多相互關聯的技能之一。

最近退休的資深企業稅務顧問薩拉•塞爾瓦拉賈(Sara Selvarajah)也認為,「耐心是一門難以掌握而又有用的藝術」。

她表示,通過她的職業考核需要毅力、韌性和一種急切感,以便儘快取得資格。與此形成對比的是,她說,「必須用聖人般的耐心對待客戶,對待那些在工作量上抱有不切實際期望的高級員工也需如此。」

更為廣義地說,她發現,「當你面對的是缺乏理解、出於政治動機的阻礙、或者僅僅是歧視女性和種族主義時,耐心是有用的。話雖如此,隱忍過度也會讓這些因素成為你的絆腳石。」

米拉•卡索夫(Mira Kassouf)是牛津韋瑟羅爾分子醫學研究所(Weatherall Institute of Molecular Medicine)的基因調控高級博士後研究員,她知道自己在生命科學學術研究領域的職業生涯依賴的就是耐心。她認為,成功的根基是「韌性和堅持,主要是小的進展,而一路走來難免受到實驗失敗和令人失望的結果、以及論文和資助申請被拒的困擾」。

她還指出,需要對那些以實實在在的成果衡量成功的管理人員保持耐心,同時等待她可能需要數月才能揭示重大結果的詳細實驗。

卡索夫認為,耐心賦予她勇氣與信心來頂住「訊息洪流和種種誘人的可能性、對錯失機遇的恐懼,以及追求即時滿足的不良習性」。

在這些情況下,工作中的耐心不能與自滿相混淆,而是一種學會的定力,讓我們在抱著明確意圖和熱情邁出戰略性步伐之前,先進行評估。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