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印度

印度富人不快樂

卡茲明:莫迪連任後,印度一些商界人士曾謹慎樂觀地認為,總理將把注意力轉向重振經濟。但這一希望落空了。

最近一個夏日之夜,新德里的社會名流聚集在壯觀的Bikaner House(以前是拉賈斯坦(Rajasthani)王室的行宮),觀看印度著名設計師塔倫•塔利亞尼(Tarun Tahiliani)的時裝秀。塔利亞尼奢華的新娘禮服單套售價從1.7萬美元到2.1萬美元不等。

嘉賓們享用灑著茉莉花瓣的粉紅香檳、荔枝雲吞、手撕豬肉玉米卷和金槍魚塊。在模特們昂首闊步走過時,他們報以讚賞的掌聲,模特們身穿華麗的莎麗服,大裙擺上點綴著精緻的刺繡和施華洛世奇(Swarovski)水晶。

塔利亞尼的服裝深受印度商界超富精英的喜愛。自上世紀90年代社會主義緊縮政策結束以來,這些商界精英熱衷於炫耀自己的財富,提振了一度被認為能夠抵禦經濟衰退的本土奢侈品行業。

然而,在這位設計師推出自己的最新系列之際,印度頂級實業家、企業家和高管們心情不好,他們擔心經濟增長乏力,也擔心政府對私營企業的對立態度。

印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速已連續四個季度放緩,而且幾乎沒有回升的跡象。與此同時,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政府似乎對商界懷有深層次的疑慮(如果不是完全敵意的話)。

一位駐孟買的高管表示:「我工作了35年,大部分時間在金融業,我從未見過如此嚴重的陰鬱和絕望。」沒幾個頂級實業家願意公開表達自己的不安,擔心受到這個對批評敏感得出了名的政府的報復。

但總部位於班加羅爾的生物科技公司Biocon創始人基蘭•馬祖姆達爾-肖(Kiran Mazumdar-Shaw)表示,莫迪公開承諾要消除「裙帶資本主義」的弊病,這似乎讓他對與企業界接觸抱有戒心。

「他們希望與裙帶資本主義撇清關係,結果是他們不和商人交談,」她表示,「在普通人看來,所有商界人士都是奸商,都在竊取納稅人的錢。情緒就是這樣被煽動起來的。」

最近印度「咖啡大王」V•G•希德哈沙(VG Siddhartha)自殺,被商界很多人視為更廣泛痼疾的徵兆。「如果你看一看『印度公司』,他們的情緒並不好。他們很擔心。警鈴正在響起。我們需要聽聽他們的聲音,」肖表示。

莫迪在5月以壓倒性優勢贏得連任後,一些印度實業家曾謹慎樂觀地認為,總理將把注意力轉向重振已出現麻煩跡象的經濟。

但這一希望落空了。新政府沒有推出新的經濟刺激舉措或新一輪大膽的結構性改革,反而在7月出台的首份預算中設定了增加稅收收入20%的激進目標。企業擔心,這個雄心勃勃的目標將加劇一些人所稱的「稅收恐怖主義」,即官員們受到壓力,要求他們達到不切實際的徵稅目標。

這份預算還對超級富豪徵收一項新的高額附加稅,年收入超過28.5萬美元的人群的實際稅率將提高至39%,年收入在70萬美元左右的人群的實際稅率將提高至近43%。印度財政部長尼爾馬拉•西塔拉曼(Nirmala Sitharaman)表示,受到影響的個人不會超過5000人,他們應該願意為國家做出貢獻。

專欄作家塔夫林•辛格(Tavleen Singh)寫道:「她發出的信號是,印度富人理應受到懲罰。」辛格認為,最新的加稅舉措將鼓勵更多印度富人追隨其他富豪的腳步: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估計,自2014年以來,已有2.3萬餘名百萬美元富翁離開了印度。新的稅收舉措還帶來其他無法預料的後果,打擊了外國投資組合投資者,據估計,他們在7月從股市撤出了約55億美元資金。

隨著情緒惡化,奢侈品行業正感受到壓力。據說,德里最高檔的購物中心去年客流量減少11%,因為富人擔心自己在那裡會受到監視。一度火爆的設計師服裝銷售逐漸降溫。「『感覺良好』這個指標非常低,是我幾十年來見過的最低水平。」塔利亞尼在時裝秀結束後告訴我,「不安的感覺很強烈。沒有人在投資。人們對支出感到緊張。」

譯者/梁艷裳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