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美國社會

種族多元化的美國註定陷入衝突嗎?

加內什:本世紀的某個階段,白人可能不再佔美國人口的絕對多數。美國如何處理種族多元化對世界來說意義重大。

在本世紀的某個階段,可能在中葉前後,白人可能不再佔美國人口的絕對多數。不管他們是否介意,這足以擾亂這個共和國的政治,有時甚至會破壞它的和平。

10年前,一種種族剝奪的感覺至少煽動了茶黨(Tea Party)運動邊緣的某些人。不提及相同的焦慮,就無從解釋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的政治崛起。據我們所知,並且在確定因果關係的過程中行使合理謹慎後,不久前在德克薩斯州埃爾帕索(El Paso)殺害22人的男子,就被他的種族「遭到取代」激怒。

美國如何處理其多元化對西方其它國家意義重大,因為其它國家將效仿美國,儘管程度和速度可能不同。因此,美國人是否抵擋不住這種沮喪(覺得動蕩是未來的必然結局)很重要。

這裡要達到的平衡是不穩定的。美國必須避免這樣一種自欺欺人的想法,即埃爾帕索槍擊案是一起孤立的暴行。美國必須比以往更認真地對待白人民族主義。但它必須在拒絕其核心的悲觀主義(認為從定義上講,多元化社會必然是矛盾重重的社會)的前提下這麼做。相反,轉向「第一大少數種族」(majority-minority)地位的過渡,不需要成為一個如此決定性的事件,也不需要出現可怕的社會撕裂。

白人的含義可能會發生變化。以前就發生過變化。在19世紀歐洲天主教和東正教人口大規模移民美國期間以及之後不久,愛爾蘭人、義大利人和斯拉夫人被本土主義者視為異族,以至於他們構成一個獨立的民族(如果不是種族的話)群體。

早在1751年,本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就在他的論文《關於人類增長的觀察報告》(Observations Concerning the Increase of Mankind)中厭惡德國人的到來(稱他們為「鄉巴佬」),他不僅在習俗上還在「膚色」上把德國人與英格蘭人後裔進行比較。只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往往是在針對其他移民群體的時候——這些形形色色的歐洲人「變成」了白人。想一想,那些現在為「猶太-基督教」文化擔心的人,過去是如何看待猶太文化的。

就像「真正」美國人的定義從英格蘭人後裔擴大到歐洲人後裔一樣,它也有可能再次拓寬。判斷某人是否真正美國人的新標準,也許是他們是否把英語作為第一語言,或者是否認同某種基督教教派。人們沿著語言和宗教(而不是膚色)的界線劃分成不同群體,並不真的值得歡慶。這肯定不會滿足這個共和國的理想,即公民身份是唯一重要的身份。但它將證實,我們對於誰屬於、誰不屬於某個群體的理解是多麼具有可塑性。

人口統計預測(一條代表白人的線與一條代表非白人的線在某點相交)並沒有反映出這點。認為一個內在鐵板一塊的群體與另一個同樣鐵板一塊的群體打交道的想法,根本不能描述美國的歷史。未來的緊張可能是複雜和交叉的。

即便預測本身也依賴於一定的粗糙性。在美國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 2018年數據中,到本世紀中葉,「非西語裔白人」佔美國人口的比例將降至50%以下。學者們擔心,很難對父母一方為白人、另一方為西語裔人士的人進行分類,更不用說其他混血搭配了。比較一下兩個人:一個是總統的侄子喬治•P•布什(George P Bush),母親是墨西哥裔美國人,另一個是來自俄羅斯、不會說英語的新來者。在這個例子里,誰是「白人」?到了某一點,這些預測帶來不安的威力要超過其有用性。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