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從「親戚」變對手的香港

回歸後的香港曾一度擔當面向國際金融的窗口,但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地位已不牢固,上海與深圳都在與其競爭。

周一,深陷危機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Carrie Lam)時隔多日第一次在電視上出鏡,呼籲維持秩序。與此同時,香港交易所(HKEX,簡稱「港交所」)的股價開始下跌。

很難知曉這次暴跌在多大程度上是因為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突破1美元兌7元人民幣的關口,在多大程度上是因為中美貿易戰升級,又在多大程度上反映出一種憂慮——林鄭月娥沒有扭轉失控的街頭局勢的備選方案。

自上周五收盤以來,恒生指數(Hang Seng index)已經下跌3.5%,意味著該指數今年迄今只上漲了0.5%。

本月之前,只密切關注港交所的投資者還沒有多少理由擔心香港街頭的混亂。過去的示威並沒有對香港與內地關係造成多少破壞,因為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地位是穩固的。

自1997年以來,投資者一直認為,這個地位對北京方面來說很寶貴。他們認為香港可以在某種程度上免於強力干預;還認為中央政府的想法與投資者的樂觀設想將是一致的,即香港是給北京下金蛋的鵝。

確實,在「祖國」與香港重新統一以後,北京方面承認香港的價值,謹慎地對待這片領地。

但如今,內地不再把香港視作面向國際金融世界的寶貴窗口。香港已從一個受尊敬的親戚變成了競爭對手。

這意味著,香港的股票和房地產及其金融中心地位所面臨的下行風險遠超投資者幾周前的估計。

1990年代初,當內地剛開始試驗在香港H股市場上市國有企業時,深圳和上海的股市還處於起步階段,人民幣受到嚴格管控,資本管制也得到嚴格執行。

如今,上海和深圳已經將香港視為競爭對手,而不是不可或缺的盟友。上海最新推出的科創板(Star tech board)意在同時挑戰納斯達克(Nasdaq)和香港。雖然科創板的構想先於中美最激烈的衝突,但是中美緊張為科創板增添了新的緊迫性。上海的這個新板塊也許缺少其境外對手的成熟度和流動性,但這些缺陷很可能會改變。

此外,北京越來越將內地企業赴港上市視作一種資本外逃,因為在港上市將允許企業內部人員在內地以外的地方出售股份並獲利——而且享受低得多的稅率。

但情況還不僅是這樣,香港自身也未能發展。香港最具價值公司仍是金融和房地產集團,創造財富的最常見方法是在這個人為控制供應以確保永遠不會供過於求的城市裡蓋樓。

比如,旨在讓香港與珠三角更緊密關聯的大灣區(Greater Bay Area)構想在大約兩年前首次提出後,騰訊(Tencent)創始人馬化騰(Pony Ma)少見地在香港公開露面,出席一個支持該構想的活動。

馬化騰主持了兩場分論壇。第一場論壇中,唯一的香港代表來自地產集團新世界發展(New World Development)。而在第二場論壇中,香港代表則是恆基兆業地產(Henderson Land Development)的高管。這似乎都在暗示,香港最首要的貢獻,就是建設實體基礎設施。

這與深圳形成了鮮明對比,後者扶持了中國最大的一些科技公司——包括騰訊。也就是說,大灣區內創造真正價值的地方不在香港,而在邊界線的另一邊。根據《中國日報》(China Daily)報導,去年深圳的國內生產總值(GDP)首次超過香港(儘管幅度不大)。

香港未來資產管理(Mirae Asset Management)首席投資官拉胡爾•查達 (Rahul Chadha)上周表示:「我們已經在減持對香港最直接風向標的敞口,如地產與零售。」

直到最近,依然可以提出一些看好香港的論點。一方面,香港看似很可能從投資者的一種疑慮中受益。投資者對他們的中國投資組合公司赴美上市心存疑慮,因為這些公司將很容易在中美緊張中成為人質。比如,中國科技集團字節跳動(ByteDance)將於明年初上市,該公司仍未決定是在紐約還是在香港上市,但現在更傾向於後者。

但這座城市仍舊面臨來自邊界線另一邊的更大挑戰。美國降息曾支撐香港的估值,但現在也許不足以重振這座城市的命運。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