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美關係

中美不會走向全面對抗

吳建樹:中美都處在戰略的整固期,兩國都無力改變當今世界的現狀,緩和彼此間關係是現在最明智的戰略選擇。

近年來,中美兩國的學界和政界都幾乎一致認為,未來的中美關係前景將不容樂觀,甚至可能會爆發像當年美蘇兩國冷戰式的全面對抗或衝突。儘管中美兩國元首在6月29日G20大版峰會上達成了為避免貿易戰而重啟談判的共識,但是,在8月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突然在推特上宣布,從9月1日開始對中國銷往美國的30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徵10%的關稅。隨後,美國財政部又宣布,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這似乎也驗證了中美兩國學界和政界都普遍認為的觀點:大阪峰會上中美兩國元首所達成的口頭共識,只是出於兩國各自國內政治的需要而達成的暫時性政治妥協,並滿足一些特定的知識精英人士的政治訴求,而中美兩國長期在戰略上的對抗趨勢,難以在根本上進行扭轉。

自從冷戰結束以來,關於「中國威脅論」的討論和議題,一直是美國戰略學界和政界主要關注的議題之一。美國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中遭到重創,綜合國力出現了明顯的下降,而在這一段時間內,中國的綜合國力卻出現了明顯的提升,中美兩國實力差距出現了明顯縮小的趨勢。因此,中國也成為美國學界和政界一致認為的未來對美國的世界領導地位構成最大威脅的潛在國家。因而從奧巴馬到特朗普,美國在不斷加強對中國遏制的力度,甚至在6月1日美國國防部所發布的《印太戰略》報告中,把中國列為美國在戰略上的首要防範目標。這使得中美兩國學界和政界精英們都比較一致地認為,中美關係在未來會進入全面對抗的模式。

然而,這一觀點嚴重忽視了這樣的客觀現實問題:由於中國先天不足的地緣條件和近代以來不斷的外來入侵和內戰浩劫,現實的國力和國家發展潛力都已經被大大削弱,這是難以在短時間復興的。並且,現在的時代也不允許中國像當年日本崛起時一樣,通過甲午戰爭那樣的勝利獲得巨額的戰爭紅利,來推動國家全面爆炸式的發展。今後中國的發展必然是放緩的。因此,中國不具備在今後20年急速發展、綜合國力全面超越美國的潛力。尤其在軍事力量對比方面,中美兩國更是存在著巨大的懸殊,現在的中國國防開支經費僅為美國的五分之一。因而在未來可見的30年中,美國將繼續保持對中國的這種軍事優勢。這就決定了,只要美國不侵犯中國的核心利益(如支持台灣獨立),中國根本沒有意願和美國發生全面對抗。同時,中國經濟經歷了40年透支式的高速發展,環境和人力資源已經到達了發展的極限,中國經濟本身也需要轉型和整固,這也需要有一個理想的外部政治和經濟環境,以便有足夠的時間尋找一種新的可持續性的經濟增長模式。所以,中國希望和目前的世界霸權國家美國保持一種良好的國家關係,而不是一種全面對抗的關係。

對於美國來說,中國綜合國力在短時間內根本無法與美國對抗,尤其在軍事實力對比如此懸殊的情況下,美國既無必要,又無意願與中國展開一場全面對抗的冷戰。美國的經濟和綜合國力在經歷了2008年的全球性金融危機重創之後,至今還沒有完全恢復元氣。此時,美國如果再和綜合國力並不突出的中國進行一場冷戰,其國力的底氣可能會進一步消耗,到了那時,美國目前的世界霸權地位也可能會被其他大國取代,就像歷史上拜占庭帝國和波斯帝國血拚了百年,最後為阿拉伯帝國崛起做了嫁衣一樣。而深諳此道的美國,絕不會犯和前人一樣的歷史錯誤。因此,在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內,美國對華政策不會傾向於與中國發生對抗,而是將回歸到克林頓政府時代的對華政策軌道上,遏制加接觸或者軟遏制。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