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樂尚街

富人的煩惱:蘋果手錶過時了?

詹姆斯•馬克思:喧囂一時的「可穿戴科技」似乎突然就成了時尚泡沫。性能優異、設計雋永的經典表又熱門起來。

腕錶是每位男士最重要的時尚配飾。儘管它是用來計時的,但男士所選的腕錶也露出很多私人訊息。

我對腕錶這種配飾情有獨鍾——不僅因為它並不受腰圍變粗變圓的影響,沒錯,我知道大家也把鞋履歸入配飾一類。消費者捨得為幾雙鞋一擲千金。但鞋履有個大問題:它們很快就會穿破穿爛,而一塊好表能戴一輩子,是一筆相當划算的投資,也是表明地位與身家的隱性標誌。

然而,高雅與庸俗之間的反差涇渭分明——並很容易掉進時尚陷阱。我對腕錶的品味因為可穿戴設備科技遭遇的困境而更加複雜。我希望這種風尚能夠暫時停止——可穿戴科技成了新的沒有品味的東西,沒有人喜歡無趣的Fitbit計步器。

我承認花了一段時間才確認自己也已陷入科技時尚的泡沫。當蘋果推出首款Apple Watch智慧手錶時,我曾經極力抵制,並未購買,很大原因是自己認為這款智慧手錶模樣很難看,況且它們又不防水,功能也乏善可陳。但蘋果推出第三代智慧手錶後,我被深深地吸引住了,因為它似乎已成了必備品。

除了每天填滿活動圓環(Activity Rings)比較有挑戰外,它可以任意更換錶盤界面(包括語音式動感米老鼠錶盤),配有各式好看的錶帶以及諸多實用功能——出去嗨的時候如果忘帶現金,只需刷一下手腕處的蘋果智慧手錶就可實現感應式支付。

我能用蘋果智慧手錶支付公交車費,也可用其在維特羅斯超市(Waitrose)購物時直接支付費用。此外,也可以用戴著的蘋果智慧手錶掃描機場的電子登機牌,大搖大擺地在各個檢查口通行無阻。但是,用蘋果智慧手錶做上述事的新鮮感早已不再。如今沒人在意這些功能了。高貴嘛,談不上,最大的可能則是,佩戴蘋果智慧手錶的人看上去只是像不差錢的主而已。

技術的普及化與大眾化還讓購智慧手錶失去了投資價值。蘋果智慧手錶並非名貴珍品,它儼然是「遞耗性資產」。即使售價高達1399英鎊的愛馬仕(Hermès)腕錶也是如此,它們的高售價是因為搭上了時髦科技的便車。

我對智慧手錶蘊含的高科技不感冒還有另一原因。我堅信智慧手錶一直在暗中監視我自己。無情顯露這個真相的是:正是我的粗壯手腕使得智慧手錶一直在聆聽我說話——有時在不經意之間會激活Siri語音助手。

上周,我打電話安排幾輛豪華轎車前往本人出任主席的草地網球俱樂部。「你們的意思是明天開輛全新法拉利跑車過來?」我問。沒想到的是,我的智慧手錶接下來竟挖苦地答道:我沒有這個需求。」

結果呢,我最終沒雇成車。我真不希望再戴這款愛管閒事的智慧手錶。

祖父曾對我說:「男人永遠不能擁有太多表。」大家可能已經猜到他名下有太多的表;所以嘛,我如今有了三塊經典名貴腕錶:一塊高檔舊款勞力士(Rolex)Datejust表、一塊百達翡麗(Patek Philippe)Calatrava表(很適合作為正裝表佩戴)、以及最珍貴的藏表——上世紀70年代的一塊百達翡麗Nautilus純金款腕錶。

由於我打算與智慧手錶語音助手Siri「分道揚鑣」,所以將來每天只能戴正式腕錶了。關鍵問題是自己適合戴哪一款。或者,把自己的藏表賣掉後重新再買?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