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匯率

特朗普政府削弱美元有心無力

如果沒有美聯儲和其他國家央行的幫助,美國財政部將很難單槍匹馬地解決強勢美元的問題。

2018年初,在出席達沃斯論壇的企業首席執行官和政界人士面前,美國財長史蒂文•姆努欽(Steven Mnuchin)因為說出如下顯而易見的事實而陷入麻煩:美元疲軟將有助於美國製造商出口他們的產品。

姆努欽讓人們對二十多年來美國兩黨政府都奉行的政策產生了一些懷疑,即當市場希望美元走強時,財政部應該支持並允許它走強。因此,與他之前的其他美國財長一樣,他被迫做出澄清,確認他對強勢美元的承諾。

本周一,姆努欽終於被允許自由發言,宣稱中國操縱匯率以創造不公平的競爭優勢,暗示美元對人民幣匯率被高估。美國財政部不再受強勢美元政策的口頭規則約束。

然而,目前尚不清楚美國可以對強勢美元本身做些什麼。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及其財政部長的呼籲不太可能單獨奏效,如果沒有美聯儲(Fed)和其他國家央行的幫助,美國財政部將很難解決這個問題。

特朗普敦促姆努欽和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對美元兌人民幣匯率採取更咄咄逼人的行動——自上台以來特朗普已經進行了不同程度的此類敦促。最近,特朗普更明確地表達了對美元幣值的沮喪。

在北京方面決定允許人民幣貶值至1美元兌7元人民幣以下之後,美國宣布中國為匯率操縱國。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政府時期的財政部官員布拉德•塞策(Brad Setser)現在是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一名研究員,他稱此舉是「重大的言辭升級」。

白宮不是在獨自加壓。參議院(由共和黨掌控)民主黨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周一早些時候呼籲對人民幣採取行動,正在角逐總統候選人的民主黨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已經將弱勢美元作為其競選承諾之一。

有人詢問哪些工具可以降低美元幣值,但沃倫在競選活動中沒有對此做出回應,這表明一個存在共性的問題:沒有好的工具。

塞策表示:「現在美元被高估了。因為在主要發達經濟體中,只有美國的央行利率顯著高於零。」

廣義實際貿易加權美元指數——美聯儲為追蹤美元對包括中國在內的一攬子貿易夥伴國貨幣的幣值而創造的指數——在2014年底和2015年初走高,當時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放鬆貨幣政策,而美聯儲選擇了相反的方向並表示已準備好收緊貨幣政策。該指數在2016年12月達到峰值,如今與歷史數值相比仍然處於高位。

如果白宮、財政部和一些民主黨參議員想對美元採取行動,他們將需要美聯儲的合作,後者可能會通過更激進地降息來削弱美元。到目前為止,美聯儲突然支持更寬鬆貨幣政策沒有對美元產生什麼影響;在上周降息後,美元兌其他貨幣匯率飆升至兩年來的最高點。

美元保持強勢的背景是,全球各央行行長開始(或表示有意)在其政策利率已經達到或接近於零的時候放鬆貨幣政策。布朗兄弟哈里曼(Brown Brothers Harriman)全球貨幣策略主管Win Thin表示:「任何形式的單邊干預都註定要失敗。鑒於其他所有國家都在實施寬鬆的貨幣政策,把其他所有人爭取到自己這邊將是不可能的。」

前財政部官員弗雷德•貝格斯滕(Fred Bergsten)曾在多位總統手下負責匯率干預事宜,並且是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創始董事,他認為美國財政部可能有針對性地購買特定幾種貨幣以提升這些貨幣的幣值。他將該政策稱為「抵消貨幣干預」,並表示可能會起到一種「核威懾」的作用,這種威懾會阻止其他國家操縱本國貨幣。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