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人民幣匯率

人民幣匯率破7,意味著什麼?

伍治堅:人民幣匯率是一個「重器」,需要慎用,若用人民幣匯率應對中美貿易摩擦,肯定不是最佳策略,其示範作用甚於實際效果。

2019年8月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將於9月1日啟動第四輪對華制裁性關稅,對價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加徵10%的關稅。

8月5日,中國商務部發表聲明,宣布中國相關企業暫停新的美國農產品採購。同日,在岸和離岸人民幣對美元雙雙跌破「7」關口。這是2008年4月以來人民幣兌美元的最低匯率。

同一天,美國財長努欽發表聲明稱,美國政府認定中國正在操縱人民幣匯率,將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合作消除來自中國的不公平競爭。這是美國自1994年來,首次給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標籤。

這些事件表明:中美之間的貿易戰,已經升級到了貨幣戰階段。但事實上,在這場看不見硝煙的戰爭中,雙方都損失慘重,沒有贏家。

我們先來看中國的情況。

單純的人民幣貶值,並不是一個有效的打贏貿易戰的策略。理論上來說,人民幣貶值了,中國的出口產品(以美元計)就更便宜了,因此就更有競爭力。如果更便宜的價格,可以轉化為其他國家購買更多的中國產品,並且這部分增加的出口,可以彌補對美國出口的減少的話,那麼貶值確實可以減少中國在貿易戰中的損失。

但問題在於,貨幣匯率是一國經濟的命脈,牽一髮而動全身,其影響面遠超出口。

舉例來說,在過去幾年,中國有很多企業受到美元低利率的誘惑,發行了美元債。絕大部分這些企業,其收入來源主要是國內的人民幣。如果人民幣對於美元的貶值幅度過大,那麼這些企業的債務和利息成本就會顯著上升,甚至可能導致他們違約。

根據國家外匯管理局公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全口徑外債餘額為19652億美元。接近2兆美元的外債,大約佔到GDP的15%左右,不算太高。但是我們需要看到數字底下隱藏的風險:

首先,外債的增長速度非常快,在2017年增長20%,2018年增長12%。其次,有研究顯示,官方公布的數據可能低估了外債的水平。舉例來說,日本大和資本曾經在2018年8月的研究報告中指出,外匯管理局公布的外債總額,並沒有包括中國企業在中國香港、紐約、開曼群島和英屬維京群島等地發行的美元債數量。如果把這些美元債都算進去的話,總的外債數量可能在3兆到3萬5千億美元左右,比官方公布的數據高出1萬多億美元。

截至2019年6月,中國的外匯儲備,大約為3萬1千億美元左右。因此,總值超過3兆的外債,並不算低。人民幣每貶一點,這些美元外債的成本都會增加一點,企業承受的負擔也會相應增加。一旦突破一個臨界點,引發違約潮的話,將對中國經濟產生重大打擊。當然,目前我們還遠沒有到如此嚴重的程度,但是貶值背後的潛在風險,不容忽視。

如果市場形成人民幣將繼續貶值的預期,那麼這將帶來另一個讓人頭疼的問題:那就是資金外逃的壓力。2015到16年間,由於市場普遍預期人民幣貶值,因此引發了一波資金外流潮。在短短1年多的時間內,為了穩住人民幣匯率,政府動用了1兆美元左右的外匯儲備,導致外匯儲備從4兆下降到3兆左右。我們顯然不希望看到類似的情況重演。

中國人民銀行在8月5號發表「答記者問」,明確指出此次破7「既不是年齡,過去就回不來了,也不是堤壩,一旦被衝破就會一瀉千里。」而更像水庫水位,有漲有跌。其背後的目的,就是要像市場釋放明確信號,即人民幣匯率不太會繼續貶值,而是會在合理的均衡水平上保持穩定。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