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全球變化

小島國不是氣候變化的犧牲品

揚:一些國家拒絕承認氣候變化的科學道理,這是在破壞全球建設安全未來的努力,我們這些小島國不會坐視不理。

世界正處於一個轉折點。在我們所處的這個歷史時刻,我們能夠也將要在兩條路中做出選擇:走向氣候災難或者一個對所有人都更安全的星球。

我們要走哪條路是在類似在德國伯恩舉行的那種會議上決定的,不久前,頂著歐洲罕見的熱浪,我參加了那次會議。近200個國家參加了聯合國(UN)本輪氣候談判,談判旨在落實希望將全球平均氣溫升幅限制在2攝氏度以下的2015年《巴黎氣候協議》(Paris Agreement)。

這些國家都在2015年同意了該協議,然而近5年過去了,在伯恩,有那麼一部分人希望悄無聲息地利用程序式措施,在公眾視野之外撕毀它。

對於我作為小島國聯盟(Alliance of Small Island States)主席所代表的44個國家而言,這一事態對我們的安全、我們的經濟以及我們的文化構成直接威脅。對我們來說,氣候變化的科學道理是我們所有努力的基礎。它是《巴黎氣候協議》的核心,是值得稱讚、但目前做得還不夠的全球舉措的基礎。

氣候變化的科學道理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證明我們現在的處境是多麼岌岌可危。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後文簡稱:IPCC)去年的特別報告列出了全球變暖的冷酷且絕望的現實。即便我們將平均升溫幅度保持在1.5攝氏度,在未來數個世紀,我們也勢必會看到珊瑚礁受到無情損害、全球農作物減產以及海平面上升,還有嚴重的經濟衝擊。

IPCC的這份報告吸收了來自全球各地的訊息:美國、沙特阿拉伯、印度和中國都對這份報告有貢獻,歐盟(EU)、非洲、拉美以及我所生活的小島上的同僚亦然。然而,在會議上,我親眼看到,來自石油、天然氣和煤炭資源儲量巨大的國家的特使們表示他們不認同氣候變化的科學道理。他們中許多人對規劃一個低碳的未來表現得毫無興趣。他們顯然認為,在當前全球不穩定的環境下,如果他們試圖將IPCC有關升溫1.5攝氏度的結論從聯合國氣候談判中抹掉並將其拿下議程,沒有人會注意或關心。

世界大國於今年6月在大阪舉行20國集團(G20)會議,在距G20會議僅幾天之遙的時候發生的這一事態並非無關緊要。此舉實質上是宣告了這樣一件事:面對空前的氣候變化,小島國家以及地勢較低的沿海發展中國家,比如我的祖國伯利茲,是全球可以犧牲和拋棄的部分。

他們對正式考慮IPCC報告的拒絕,將破壞各國直面和回應氣候變化引發的挑戰的基礎,該IPCC報告是《巴黎氣候協議》中確立的關鍵下一步。這是在否認多邊主義以及1990年聯合國氣候框架,該框架最初是由美國前總統老布什(George H W Bush)同意的,那是一個更有希望的時代,當時我們暢想著新歷史的開始。

如果我們有時間可以浪費,如果氣候變化的科學道理仍不明確,或許拒絕接受這份報告的結論問題還不大。我們可以坐下來談判,最終繼續前行。現在我們沒有時間,科學道理也已經非常明確。

我們只有10年時間來果斷採取行動,為數不多但聲音響亮的一部分國家實際上在破壞全球建設安全未來的努力,其中一些國家對於過度排放負有歷史責任並承諾保護既得利益。

全球領導人是否真的想告訴我們這些全球最脆弱的國家,這是我們必須接受的新現實?情況緊急,我們要站起來,為我們知道是正義的事業奮鬥。

我們的聯盟是穩固的。否認氣候變化以及漸進式行動的時候早已過去。這場危機影響著我們的安全,我們呼籲那些在聯合國橫加阻撓的人讓開。

本文作者是伯利茲常駐聯合國代表

譯者/梁艷裳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