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如何改善民營小微融資難

董文卓、鄒強:民營小微企業融資難如何解決?通過行政性的壓低利率來改善,恐怕是得不償失的選擇,重要的是通過減稅和放鬆管制。

引導金融機構服務民營小微企業一直是政策的重點和難點。特別是去年習總書記召開民營企業座談會之後,解決民營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更加成為金融相關政策的重中之重。那麼如何改善民營小微企業融資難的問題?我們認為目前主要有兩個政策方向。一是偏行政化的,就是指導銀行以更低的利率完成給民營小微企業的貸款指標。二是偏市場化的,逐步取消利率管制,促使信貸利率更客觀的反映信用風險。

這兩種手段都會面臨各自的問題。對於偏行政化的手段來說,容易形成局部的金融壓抑。由於貸款利率太低,銀行不會願意承擔實質的信用風險,可能會「掛羊頭賣狗肉」。比如只集中向頭部的民營企業貸款,或者以民營小微企業為通道,資金則實際流向了國有企業甚至房地產行業,而真正服務民營小微企業的金融部門仍然處於偏壓抑的狀態。而對於偏市場化的手段來說,容易產生難以承受的融資成本。由於銀行天然厭惡風險,如果通過市場化方式供應信貸,那麼會要求民營企業給予更高的信用風險溢價,最終的市場化融資成本可能高到民營企業難以承受的程度。

那麼改善民營小微企業融資的核心是什麼呢?我們認為其核心在於通過推進金融體系市場化改革來緩解金融壓抑。民營小微企業的融資是一直以來的難題,並且去年民營企業融資情況邊際惡化極其明顯,究其原因主要是去年資管新規的落地造成對影子銀行的打擊。在非市場化的利率水平之下,商業銀行更加傾向於給相對安全的房企、政府平台主體貸款,而非給民營小微企業貸款,過低的實際利率形成了金融壓抑。而影子銀行可以以更高的利率向民營小微企業進行信貸投放,並且對風險、壞帳的容忍度較高。在影子銀行受到打擊之後,其內部大量房企和政府平台主體的信貸比較容易找到新的金融資源,而民營小微主體的融資管道在金融壓抑的大環境中是難以修復的,因此出現了大量的民營主體債務違約的情況。

如果選擇另外一條路,也就是人為壓低信貸利率的方式來提供支持,那麼這種支持很可能是低效的。當下並不是為了支持民營小微而支持民營小微,本質上是通過支持民營小微來改善經濟結構,實現轉型發展。民營小微企業主體眾多、魚龍混雜,需要通過市場化的融資方式完成對高效民營小微企業的遴選工作,而不是單純的在統計指標上看到民營經濟佔比的提升,要在實質上讓更有生命力的民營小微企業來驅動經濟的轉型發展。所以,壓低信貸利率的政策方向恐怕只是治標不治本。

下面來探討一下金融抑制的本質以及如何針對民營小微經濟緩解金融壓抑。我們認為金融壓抑的本質是一種補貼,是一個政府干預再分配的過程,問題的關鍵是補貼的效用,而沒必要扣上一頂有害的帽子。金融壓抑主要是政策當局行政性的壓低利率從而給某些部門以補貼,但由於實際利率過低,影響了金融體系的擴張,降低了資源配置的效率,最終影響了經濟增長。在中國主要表現為銀行體系長期通過管制利率給予國有企業補貼,是一種有利於國有企業的再分配過程。在中國的經濟體系中,國有企業確實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部分國有企業確實在發揮非常重要的正外部性,但許多國有部門確實並非完全是效率優先,所以很難判斷金融壓抑這種針對國企的補貼是否是合理的。但可以判斷通過金融壓抑的方式補貼民營小微經濟是得不償失的。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