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全球貿易

全球貿易放緩的源頭在哪裡?

邰蒂:在人們擔憂美中貿易戰之際,很容易忽視一個關鍵細節,全球貿易放緩始於近年保護主義浪潮爆發之前很久。

全球貿易究竟怎麼了?這是七國集團(G7)財長和央行行長上周在法國尚蒂伊(Chantilly)開會時可能問到的一個問題。

在上一個10年的初期,全球貿易以每年近8%的速度增長,是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速的兩倍。然而,今年世界貿易組織(WTO)預計貿易增長僅為2.6%——與預計的全球GDP增長相同。

不出所料,這種轉變使得人們對當前貿易戰的代價深感不安。的確,G7各國的部長們指出,這是保護主義可能引發更廣泛全球經濟低迷的證據。

但在這種完全可以理解的擔憂的背景下,一個被忽視的關鍵細節是:貿易放緩始於近年保護主義浪潮爆發之前很久。這似乎表明,我們不能把當前的困境僅僅歸咎於貿易戰——儘管保護主義當然值得反對。

上周二,國際清算銀行(BIS)首席經濟學家申鉉松(Hyun Song Shin)在法國央行(Banque de France)在巴黎主辦的高級金融官員會議上探討了這個課題。

申鉉松首先指出,有幾種方法可以跟蹤貿易。通常使用的指標是絕對實際貿易或名義貿易。然而,還有一個指標是總出口與凈GDP之比。後一個指標現在特別具有啟示性,因為它揭示了跨境全球供應鏈、即經濟學家們所稱的「全球價值鏈」的活動。複雜的全球價值鏈產生多次出口「銷售」——這些價值鏈越廣泛,總出口數字相對於GDP就越高。

這一總出口系列數字顯示,2000年至2008年期間,全球供應鏈活動繁忙。的確,正如申鉉松所解釋的那樣,由於中國與西方之間的密集供應鏈活動,相對於GDP的總出口累計井噴式增長16%。

然而,當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時,總出口大幅下降。或許這並不奇怪。但更值得注意的是,儘管總出口在2009年復甦,但它們從未恢復到2007年之前的水平。更引人注目的是,自2011年以來,總出口相對於GDP逐年下降——申鉉松指出,這意味著,「貿易放緩早在保護主義和貿易衝突爆發的幾年前就發生了」。

原因何在?一種解釋可能是服務業正在全球經濟中變得比製造業更加重要。另一個可能是技術創新:自動化降低了西方製造業的成本,減少了將生產外包給中國等低工資地區的需求。

然而,申鉉松認為另一個至關重要——卻被忽視——的因素是金融。企業需要大量的營運資金來營運其供應鏈,其中約三分之二通常來自自己的資源,另外三分之一來自銀行和非銀行融資。

在2007年之前的信貸繁榮時期,企業很容易找到營運資金和貿易融資。但是,從那時起,陷入危機的銀行收緊了信貸。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危機後的監管使得西方銀行提供此類融資的成本更高,同時也是因為銀行資源受到了極低利率和收益率曲線趨平的破壞性影響。

匯率波動也產生了影響。大約80%的貿易融資是以美元提供的,貿易發票也傾向於以美元計值。這意味著強勢美元往往會影響新興市場企業承擔供應鏈資金負擔的能力。

哎,關於金融角色的這一微妙訊息,不太可能得到政界人士的很多關注,更不用說選民了。但是,如果申鉉松的分析是正確的(我認為是),它至少有三個重要的潛在影響。

首先,如果你想了解全球經濟的話,它突顯出結合研究金融管道與「實體」經濟趨勢的重要性。其次,研究似乎表明,2007年之前的信貸泡沫不僅製造了一個房價上漲的熱潮,還幫助催生了一個貿易和全球價值鏈泡沫。

第三,既然這個泡沫現在已經破滅,期望世界將很快再創那種全球貿易激增似乎是不切實際的——即使美國和中國突然奇蹟般地結束貿易戰也是如此。這不是一個令人欣慰的消息。但它是G7不得不適應的新現實。

譯者/裴伴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