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社會

張扣扣案餘波:辯護詞引發的輿論之爭

劉遠舉:所謂法治,正是維持了控辯雙方對抗空間的存在。在這個空間中,雙方同時都可以有精彩的表現,循著程序正義去追求實質正義。

張扣扣殺人案轟動一時,引發的輿論分裂依然在蔓延。有人說他是為母報仇、集忠孝仁義智於一身的英雄;也有人說他是人生失敗、偏執殘忍的滅門兇徒。張扣扣被執行死刑後,其辯護律師鄧學平一審時的辯護詞再次在網上流傳,引發新的輿論對立。

贊的人,說這篇辯護詞引經據典,有情有理;批評的人,則認為這篇辯護詞不專業、「超綱」、過於情緒化,用文學替代法律、是在炒作自己,而且還宣揚血親復仇,是法治的倒退。這當中,影響最大的就是前北大法學院院長朱蘇力教授的批評文章《評張扣扣案律師辯護詞:法律辯護應基於案情和事實》。通過這篇文章,可以看出當下輿論場中的分裂與對立的原因。

首先,這種分裂與對立,源於缺乏對辯護實際的認識,所以無法理解辯護策略,以及這篇辯護詞在整體辯護中的作用。

辯護詞並非源於律師的不專業。在張扣扣案的庭審階段,控辯雙方都有非常精彩、專業的表現。張扣扣案由於案情重大,有十個省市的檢察官出席旁聽,也給出了高度的評價。辯護是一個系統性的工作,各環節有分工、有側重,辯護詞只是整個辯護的諸多環節之一,其風格服從於整個辯護策略、佈局、分工的需要。

張扣扣一案,判決本身問題並不大。1996年,張母被害一案,張母挑釁在前,持扁鐵傷人在前,導致王正軍臨時起意撿起木棒,向張母頭部擊打一下,之後再無其他加害行為。張扣扣姐姐也證實,王正軍當時並未成年。在這些前提下,被告是未成年人又是激情犯罪的情況下,1996年的判決並無大的問題。張扣扣蓄意殺死三人,審判起間,張扣扣不認錯,張家也拒絕賠償,受害家屬連附帶民事訴訟也撤銷了。在考慮到張扣扣一案,實際涉及到對前案的評價(當然,前案我認為並無問題),所以張扣扣幾乎是必死無疑。

不過這裡說幾乎,是因為未必絲毫轉機都沒有,但稍有常識都知道,轉機已經在「人力」之外,那麼成事雖在「天」,卻需人謀事在前。既然已經希望渺茫,那麼只有辯護詞「超綱」,爭取在更大層面搏一把,留張扣扣一命,這是符合當事人利益的。

實際上辯護詞的「超綱」是經常的事,比如,對褚時健的辯護詞,也談了改革與國企分配製度的關係。而且這些超綱,某種程度上本應是法律層面應該考慮的。就在張扣扣案的同時,美國也在審一樁大案,章瑩穎案。克里斯滕森的律師也有從童年經歷入手辯護,從各個角度為他開脫,包括他有精神疾病,抑鬱症,長期要吃藥,還找來家人、同事、女友都作為證人。最終陪審團有人不同意判處死刑。張扣扣少年時,目睹母親慘死、被當眾解剖,行為出現異常。張扣扣沒有得到精神鑒定,張扣扣死了,但克里斯藤森卻保住一命。

所以這種超綱雖然看起來與法律無關,但卻是有利於當事人的。難道不超綱、緊扣法律,張扣扣就能活下來?所以這份辯護詞,並不是專業性不足,訴諸情緒、輕率的、為博取名譽而損害張扣扣的利益,而是深思熟慮,多重理性遞進,綜合法律、社會多方面情況,做沙盤推演,然後按策略分工的結果,最大化的為當事人的利益著想。當然需要強調的是,這一切仍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實際上,這份辯護詞起到了推演中的既定作用,是有利於張扣扣的。辯護詞的分工作用,體現的專業能力,一般人不識貨、看不出,是情有可原的,不過法學教授居然也缺乏對辯護實際的認識,令人驚訝。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