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科創板開閘:偉大不是一天建成的

徐瑾:高規格的科創板,火速上馬,背後有何意義?首批公司走勢如何?投資者如何尋找明星公司?科創板對中國經濟轉型意味著什麼?

2019年,中國金融市場最大看點,大概首推科創板的創立。

從2018年11月高調宣布到開板,全程不過200天。高規格高效率的科創板,7月22日開始交易,這對於中國金融市場意味著呢?科創板時刻,我們應該如何選擇機會?7月19日在上海舉辦的FT創新對話,主題就是科創板。申銀萬國首席市場專家桂浩明與蔚來資本管理合伙人張君毅展開了討論,筆者主持了這場對話。藉此與大家分享一下要點。

科創板為何成立

科創板的成立,首先來自地方探索,也就是上海方面的努力。

上海一直在努力建設國際金融中心,進行了多方面的探索,科創板是其中重要一環。2009年,中國國務院曾經發布支持上海建設國際金融中心和國際航運中心的意見,其中明確提出,020年,「上海基本建成與中國經濟實力和人民幣國際地位相適應的國際金融中心」。如今,2020大限將至,上海對於國際中心的嘗試顯然仍需努力。

隨著經濟轉型,昔日重要的行業光彩褪去,逐漸讓位於科技領域的爭奪,「上海為何沒有阿里巴巴」等提問,也一度引發熱門討論,引發對於上海創新空間的焦慮。重塑上海的創業創新氛圍,可以說成為一個潛在突破口,此前也嘗試過戰略新興板等計劃。這種情況下,科創板,結合了金融和創新的想象,成為上海地方的努力推動方向。

當然,除了地方推動之外,眾所周知,在監管機構正式批準之前,科創板就得到了直接來自高層的首肯。事實上,科創板正式宣布是在2018年的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上。以此而言,科創板算得上是地方探索和頂層推動的共同成果。這種模式,在中國並不鮮見,這有助於新政策新事物迅速出台。但是,最終是否落地成功,其實還需要市場的檢驗。

科創板股票走勢會如何

根據上交所數據,截止7月18日,有148家科創板受理公司。如果按照目前申請公司數量來看,募資總額已經超過2018年上海交易所主板。

其中,25家公司將在22日上市。目前這25家公司半年業績已經公布,23家凈利同比均實現增長,但是新光光電、鉑力特,則出現了業績同比下滑。從行業來看,機械與電子類成為首批公司集中地,兩個行業超過一半。這些公司,並非全部就是大家設想的高新技術行業,不少其實來自傳統行業的轉型。多少真的具備技術含量以及可持續盈利能力,需要投資者加以甄別。

對於一家企業來說,是否選擇上科創板,其實也有考慮。科創板最低的標準之一,是市值10億元以上,連續兩年盈利,兩年累計扣非凈利潤5000萬元。這個門檻,對於不少高新企業來說,不再是難事,問題是否一定要擠進這一門檻?未必。張君毅指出,上市與否,標誌一個重大的戰略決策轉向:企業上市之前,往往處於人治狀態,很多交易可以在不公開情況下,小範圍決定,而企業上市之後,往往處於法治狀態,這意味著很多交易必須公開。從這個角度講,上市融資,對於真正優秀的企業,其實有昂貴的成本。

對於多數個人投資者而言,最關心的還是哪些股票可以買。對比新三板的500萬門檻,科創板的投資門檻看起來比較低(50萬),但所需要的隱性門檻其實遠遠超過。投資科創板,需要了解的技術背景高於傳統行業公司,投資者的知識儲備需要更新,不能僅僅憑藉概念就買入。張君毅從一級市場投資人視角,建議二級市場投資者購買之前,還應多諮詢相關行業人士。他舉例說,比如大數據,聽起來很時髦,但是了解行業人就知道,不少行業內公司賺錢並不容易。

科創板交易規則揉合了其他幾個板塊特點,也有不同。特點之一,在於新股上市後的前5日不設漲跌幅。這意味著什麼?桂浩明認為分化可能是最大趨勢。如果已經打中新股,那麼更應該爭取落袋為安,如果不是炒新的專業投資者,也許不要著急入手,其實可以等等看,讓價格回歸到合理區間。

如何尋找下一個「騰訊」

科創板宣布之際,市場一度揣測,到底是「科技創新板」還是「科技創業版」。科創板英文是star market,其實就是明星市場,這意味著尋找明星。其中,高新技術產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市場是扶持要點,因此新一代訊息技術、高端裝備、新材料、新能源、生物醫藥都是要點。如果對比納斯達克,科創板五套標準中,還多一個新的標準,那就是看重企業研發,「近一年營業收入不低於人民幣2億元,且最近三年研發投入合計占最近三年營業收入的比例不低於15%」。

看重技術,對於企業成長甚至國家戰略也許是好事,但是對於投資者而言卻非一一對應。資本市場對於技術創新的認可,自有一套規則。張君毅有多年一級市場投資經驗,他對比美國上市的中國科技公司,拼多多之類受到歡迎的,往往是商業模式的創新公司,而不是技術創新的公司。

據說,在過去二十年投資中,買騰訊可以匹敵買房產或者一線城市車牌,是收益率最高的幾個選擇之一。問題在於,如何鑒別真假騰訊?其實無論騰訊還是阿里巴巴,上市之初,最受關注要點其實還在其模式,這是基於中國廣大的用戶市場;技術並非不重要,但是絕非首要因素。

註冊制的真實價值

高層宣布科創板時候,並不僅僅只是談科創,也強調了註冊制,「上海證券交易所設立科創板並試點註冊制,支持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和科技創新中心建設,不斷完善資本市場基礎制度。」

此前,市場對於是否真正實現註冊制尚存疑惑。單從目前科創板的情況來下,當前註冊度實踐力度超出市場預期,企業的通過率相當之高。這就引發下一個問題,如何保護投資者利益?這其實是一個困境,越是散戶集中的市場,往往監管越嚴格,但是市場的公司治理與保護往往越不得力。對比之下,美國上市條件往往寬鬆過於香港,而香港往往又寬鬆過於內地。在納斯達克,一些企業可能因為發展超前,處於監管灰色地帶,比如優步。這樣企業也可以上市,前提是披露訊息,而類似這樣的企業,即使很優秀,可能在內地也難以上市,這也是過去中國科技公司多數在海外上市的緣故。

回到中國情況,市場和監管關係往往是「一管就死一放就亂」,證券市場更是如此。科創板如果真的貫徹註冊制,投資者利益如何才能得到切實保護?科創板的註冊制要落地,桂浩明認為核心還在於加大訊息披露。如果這點能做到,對於其他資本板塊,也是一個極大的激勵。本質上,這個任務和挑選明星企業一樣,責任不在政府或者交易所,而在於市場。以往上對下的監督,往往是單方面而且效率不高,更多應該是增加橫向監督,比如放開做空機制以及加大媒體監督。

科創板的未來

科創板是否能夠成功?科創板目前有政治光環,初期表現不會太差,但是科創板的成功,最終是市場博弈的結果,其中有投資人、投資機構、監管層等不同角色多方博弈。

科創板的初衷,是對標美國納斯達克。納斯達克成立於1971年,當時美國經濟情況也面臨轉型壓力。經濟滯漲之中,中小企業融資難,創新企業也面臨無法上市主辦的困難。當時證券投資,更流行的「漂亮50」(Nifty Fifty),也就是紐約證券交易所的大盤股。可以說,這種情況和當下中國很類似。最終納斯達克的成功翻身,還是來自90年代新經濟崛起,期間納斯達克也經歷了多次泡沫和失敗的洗禮。

可見,納斯達克的成功,也花了幾十年的時間。科創板要成功,首先需要更多耐心。一個上市板塊的成功,固然可以對於經濟有指標意義,但更多是經濟發展推動的結果——是經濟決定金融,而不是相反。偉大不是一天成就的,想成就偉大,首先要學會熬過時間的考驗。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作者亦為得到《徐瑾•經濟學大師30講》主理人,更多可見作者公號《徐瑾經濟人》(ID:econhomo)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