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美國

從種族言論看特朗普的連任算盤

盧斯:特朗普的目標,是迫使民主黨人團結在四名非白人女議員的「小分隊」身後,因為她們的激進理念在美國腹地並不受歡迎。

表面上看,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變本加厲的種族攻擊似乎是在自毀長城。美國經濟在增長。中產階級的工資一直在上漲。特朗普要贏得連任,目標應該是去擴大自己的選民基礎,爭取非白人選民——或者至少是讓溫和派白人選民放寬心,後者回想起美國內戰就感到不安。然而,他卻反其道而行之。讓出生在美國的民主黨人回到故國,即使按照特朗普的標準,也是有悖常情的。2016年,他攻擊移民——主要是穆斯林和墨西哥人——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如今,他形容固執己見的非白人公民不算美國人。這些人的公民身份要看他們的表現。

在特朗普看來,白人自然是美國人。其他人只有在支持他關於何為美國人的看法時才有資格成為美國人。無論以何種標準衡量,這都是教科書式的種族主義。

但特朗普惡劣言論的背後有其自身的邏輯。他的目標是迫使民主黨人團結在由四名非白人國會女議員組成的所謂「小分隊」(The Squad)身後,而這些女議員的激進理念在美國腹地並不受歡迎。多數美國人都非社會主義者。他們也不支持向奴隸後代做出經濟賠償,或者開放邊境。多數美國人可能都會對有關到2030年淘汰化石燃料的「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持懷疑態度。這些都是特朗普想迫使民主黨人去支持的激進理念。他對以亞歷山德里婭•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為首的這四名女議員的攻擊越令人反感,就越能迫使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和美國媒體團結起來支持她們。在特朗普看來,這是他連任的入場券。四名女議員中,奧卡西奧-科爾特斯和另外兩人出生在美國。

特朗普的策略是「把一切變成廢墟、卻稱之為和平」策略的選舉版。很難想象,如果美國選出一位以公然種族化的政綱為依託的總統,這個國家將如何以目前的形式延續下去。曾為亞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所在政黨的共和黨,如今已加入歐洲民粹主義右翼政黨之列,成為本土主義政治的一大載體。不同之處在於,共和黨人是在台上變成這個樣子的。從邊上攻擊基本準則是一回事。坐在駕駛席上這樣做完全是另一回事。然而,特朗普的策略並不註定會失敗。

特朗普有兩個盤算。首先是他所在的共和黨將全力支持他。民調顯示,特朗普在共和黨人中的支持率超過了其所有前任,包括遠在「美國正迎來黎明」(Morning in America)時代的羅納德•里根(Ronald Reagan),以及9•11恐怖襲擊後的小布什(George W Bush)。這意味著他能夠動員基礎選民出來投票支持他。黨現在由他掌控。只有四名共和黨議員投票支持眾議院本周發起的一項譴責特朗普種族主義言論的動議。

特朗普的第二個賭注是,他將把民主黨推至共和黨的種族對立面。下一場大選將是白人與非白人的對決。因為2020年仍然有將近70%的選民是白人,獲得其中三分之二的選票將足以贏得一場零和博弈。老話說,當你的敵人犯錯的時候,千萬不要打擾他。過去幾周,在民主黨內,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為首的領導層與年輕的激進派之間的分歧越來越大。這當中有世代鬥爭的特徵。佩洛西今年79歲。她的一些政治上的支持者比她年長。而奧卡西奧-科爾特斯只有29歲。

年輕的激進派對佩洛西不願啟動針對特朗普的彈劾、以及對她們議程的其他部分的謹慎態度越來越感到失望。上周,佩洛西批評了這個「小分隊」,稱立法機關的工作是「製作香腸」,而她們想的是做「一個非常漂亮的餡餅」。奧卡西奧-科爾特斯予以反駁,質疑佩洛西為什麼只針對「有色人種女性」。一名「小分隊」支持者甚至指責佩洛西是白人至上主義的盟友。這是一項荒謬的指控。儘管如此,特朗普的種族主義推文還是迫使佩洛西出面為四位國會女議員辯護。他實際上正在把民主黨人推向極端主義的牆角。這就是特朗普的種族主義言論背後的邏輯。這些言論是煽動性的、危險的、有違美國價值觀的。但這絕不等於說,這一策略不會成功。

譯者/讖龍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