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韓日關係

日韓貿易衝突背後的東北亞地緣政治

孫興傑:文在寅的外交成功反襯出安倍外交的失敗。日韓貿易衝突背後是美、日、朝、韓形成的一系列三角關係的變動。

大阪峰會剛剛落幕,日本就對韓國動手了。本來不為世人所關注的一對雙邊關係,一夜之間成為媒體關注的對象。日本宣布限制向韓國出口用於製造電子設備的三種半導體核心原料,而這三種核心原料,日本幾乎處於壟斷地位。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向媒體披露說,日本政府宣布對韓國限制出口高技術材料,是出於安全保障考慮而進行的適當的出口管理。雖然這樣的說法並不被外界所認可,卻透露出了此次日本對韓國發動「突襲」的原因。

日韓衝突代表著東亞地區的三角外交關係體系出現了重大的變化,可能代表著日韓衝突和摩擦的新階段。

大阪峰會期間,日韓首腦沒有舉行會晤,這本身就不太正常,而日本在大阪峰會之後宣布對韓國的核心原材料進行制裁,也是等待G20峰會這一日本今年最重要的多邊峰會結束之後,釋放對韓國的不滿。從短期來看,日韓在今年5月因二戰期間強征勞工的問題陷入了僵局之中。日本認為賠償問題在1965年的《日韓請求權協定》中已經解決,而韓國法院判決要求變賣日本企業資產以賠償被強征的韓國勞工。

除了勞工問題之外,還有慰安婦問題。在朴槿惠總統任內,日韓雙方達成了慰安婦賠償的協議,日方不斷強調這是不可逆的解決方案。文在寅總統上台之後,日韓之間在勞工賠償、慰安婦等問題上的矛盾和衝突爆發出來。原因就在於,這兩個問題都涉及韓國的民族情感問題。文在寅在今年的「三一運動」100周年的講話中,提出了新半島體系的理念,同時也表示要清算親日參與,強調反省歷史。可以說,清算日本的殖民主義依然是韓國政治中的一條潛流。

日韓關係到底是一種什麼性質的雙邊關係呢?簡單來說就是在美國陰影之下的雙邊關係,基於外部威脅和現實利益需求而建立起來的雙邊關係,在各自的外交戰略中,彼此都不是對方核心或者優先的外交對象。

日韓兩國都不是完整意義上的主權國家,甚至可以說是「半主權」國家。戰後日本經過了美軍佔領當局的改造,除了大量的駐軍之外,日本憲法也是佔領當局頒布的,修改憲法與日本的「國家正常化」緊密聯繫在一起。韓國是在美國扶持下建立起來的國家,時至今日,美國依然擁有戰時指揮權,文在寅在積極推動戰時指揮權的移交。

日韓兩國分別與美國建立了軍事同盟體系;美日、美韓同盟是日韓安全的保障和前提,對美外交是兩國外交的第一優先。可以說,美國與日韓形成了近乎帝國式的輪轂結構,美日、美韓關係的緊密程度和重要性要遠遠超過日韓關係。日韓關係的紐帶有兩個:一個是經濟發展的需求,當年朴正熙推動日韓建交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韓國要實現經濟現代化需要藉助日本的力量。二是安全的需求,「冷戰」期間,日韓處於「冷戰」的前沿,尤其是朝鮮戰爭期間,日本是美國的大後方。「冷戰」形成的大國博弈和朝鮮半島分裂狀態是日韓安全合作的共同背景,「雙重斷裂」讓日韓在安全上不得不相互依賴。

安全和經濟的訴求是日韓關係穩定的因素,但兩國並沒有清算歷史問題,如慰安婦問題、教科書問題、勞工問題等等,再加上領土爭端,日韓關係不斷處于波動之中。最近一年多來,朝鮮半島出現了重大的轉變,日韓關係的基本框架出現了鬆動的跡象。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