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英國脫歐

英國脫歐觀察的四個切入點

何越:無成文憲法、政黨利益為大、意見百花齊放、沒有權威部門與媒體、報界媒體「黨性」十足,是英國的政治生態。

不久前,鳳凰衛視《鳳凰全球連線》請我在直播節目中分析了英國首相競選局勢。此次競選既可能是三年脫歐僵局的the end of beginning ,亦有可能是the beginning of the end。為此,我簡要了解了中國一些國內觀眾對脫歐的概念理解,發現很多人的觀察切入點有偏頗。當然,英國政治環境與中國全然迥異,而且脫歐超出英國目前憲政架構範圍,史上全無案例可供參考,政客們至今無法解局,政治與法學學者亦無法提供合理解釋。故此,不單中國讀者與觀眾,全世界包括英國選民自己,對當下發生的全英國深陷脫歐泥潭不能自拔三年的事實,都感覺困惑和不解。不過,如果中國觀眾與讀者可以調整脫歐事務觀察入點,會有助於總體把握脫歐局勢的脈絡。

脫歐意味著和歐盟談妥並簽署離婚協議。目前的困局是:談妥了,可是簽不了,因為英國下議院沒通過。如果是擁有絕對多數議員、團結、由有威望首相控制的執政黨,通過脫歐方案並非難事,英國定可按期在今年3月31日簽署協議脫歐。可脫歐的難,正難在於此。執行脫歐的保守黨首相特里薩•梅無威望,黨內內訌,沒有多數議員,這導致梅與歐盟談好的協議三次被下議院否決!且脫歐期限被迫一再拖延。當下發生的保守黨黨魁(即首相)選舉不過是脫歐進程中人為製造的黨內權力鬥爭,但三年內耗已將保守黨逼至懸崖,幾乎到了保守黨命運與脫歐命運共存亡的境地,其安全期到10月31日截止。所以現在保守黨首相競選人之一約翰遜說,10月底一定脫歐,哪怕是「硬脫歐」也要把婚離了,因為他已經沒有選擇,與其保守黨自取滅亡,還不如先自救,哪怕代價是全國一起跳崖。這樣起碼跳下去時,保守黨自己還活著。當然,保守黨這樣視死如歸的表態,是否會嚇倒歐盟而重啟談判大門?如果不行,是否會逼迫下議院最終通過已三次被否的梅方案?這估計是約翰遜的策略之一。

據我的觀察,有法可依、國家利益、統一方向、權威部門等都是錯誤的脫歐觀察切入點。英國的政治生態環境是:無成文憲法(即遇上無先例可循的事務,走一步算一步,議會決定壓倒一切)、政黨利益為大、意見百花齊放、沒有權威部門與媒體、報界媒體「黨性」十足等。

以下是觀察脫歐的四個重要入口:

一、無成文憲法傳統讓脫歐無法可依

歐盟負責與英國脫歐談判的居伊•費爾霍夫施塔特(Guy Verhofstadt)曾說:「特里薩• 梅喜歡弗洛倫薩,因為英國當代(脫歐)政治與這裡15世紀的政治類似:背叛、背後捅刀、有名氣的家族成員爭權奪利。」筆者認為,脫歐陷入死巷,與英國政客們的私心、野心、勾心鬥角、內訌、相互拆台不無關係。不過,就算是當下首相呼聲最高的約翰遜,也不過是歷史大舞台上的一個小角色,而這個歷史舞台,是以英國千年憲政歷史為基礎搭建的。如果約翰遜最終能利用脫歐如願以償地入主唐寧街,他要感謝英國沿用多年的不成文憲法。正是這個憲法原則,讓他有空子可鑽,左兜右轉,走到了今天。

脫歐為何三年仍在泥潭?讓世人意想不到的是,以嚴謹法律著稱的英國在脫歐進程上幾乎無法可依,亦無前例可循。其最終的方式,就是依照英國的傳統,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遇見一個問題解決一個問題。議會是最後的決策機關。而這樣的傳統,正如英國牛津大學政治歷史專家拉里•西登托普(Larry Siedentop)爵士說:「英國不成文憲法的靈活性讓英國很容易做出離開歐盟的決定,但其靈活性也正是脫歐過程如此複雜的原因。」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