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社會

操場埋屍案與「正義遲來論」的退場

寇步云:冤案平反之後,總有人念一句「正義可以遲到,但從來都不會缺席」,這一看似政治正確的口號,在公共領域一度很是流行。

湖南懷化新晃縣一中操場埋屍案最近重見天日,一樁16年前的殺人事件陡然推送到公眾眼前,即使案件的全貌尚無法得見,但從已經確證的訊息,也能看出極其野蠻、極其殘酷的謀殺細節。

這些血腥的細節,激起了廣泛而強烈的義憤。群情激奮之下,16年申冤無門的被害人鄧世平遺屬,被寄予了普遍的同情。對於警方及其代表的司法系統,公眾抱著複雜的心態,既有限度地讚賞案件的轉機,又拒絕承認它是打黑的成果,實因地方司法機關長達十數年的敷衍與無能,叫人心意難平。

針對主要兇嫌杜少平及其舅舅、時任新晃一中校長的黃炳松,輿論抱以滿腔的恨意。顯然,對加害者的憤怒演化為對鄧家的聲援。這恐怕已觸發了相應的維穩開關,鄧世平之子鄧藍冰據說遭到家鄉官僚的壓力,一度清空新浪微博。

這種輿論反彈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它讓「正義可能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的庸常觀點面臨尷尬,頗為不合時宜。司法冤案中流行的所謂正義論的評價模式,因為鄧世平案罕見的殘暴程度,因為解釋力枯竭,也令不加思索的引用者感覺不妥,重新審視這一自以為常的立場。

三年前宣布本省民主法治已完成96.6%的湖南,對這樁駭人聽聞的慘案投入相當的精力。可官方的某些措辭顯示,湖南似乎努力將鄧世平被殺案納入打黑的官宣文本中,試圖與16年前司法不作為相切割,進而將這樁陳年慘案的解釋權掌握在手裡。

壓制16年的殺人事件

2019年6月23日是鄧世平案的一個節點。湖南省公安廳發布消息確認,新晃一中操場挖出的屍骸為2003年失蹤人員鄧世平。經公安機關審訊,杜少平及其團伙成員羅某某、高某某供認其殺害鄧世平及埋屍的犯罪事實。

因為官方難突破,不限於官方通報,更多的機構媒體尋求多角度掘進。其一,比較充分地接觸鄧世平家屬,包括其女兒、兒子、兄弟,藉助案件進展的有利時機,將鄧世平子女長達16年的申訴挫折、故意被冷落的家史順暢接入眼下的輿論場。

這方面的鉤沉,呈現了鄧世平捲入新晃一中操場工程的漩渦,表現出他大公無私、嚴把質量關得罪杜少平及黃炳松,再由一封(後來證實不是鄧世平)遞交給教育局的舉報信,惹來殺身之禍的一段黑暗歷史。

描摹出正直的鄧世平不幸遇害,只是故事的上半部分。媒體也竭力地展露這個故事的下半部分,那就是鄧世平在2003年1月22日失蹤後,杜少平的關係網路精心策划了一系列混淆動作。黃炳松假意組織教職員工搜山,並放出風來說鄧世平因為家庭不和離家出走等假訊息。同時,藉助杜家一眾近親屬擔任新晃縣政法系統幹部的優勢,以各種理由不立案,阻卻鄧世平家報案,阻止此案進入偵辦環節,成功地將鄧世平被殺一事壓制了16年。

還有專業媒體也在突破杜少平作為「社會人」的訊息壁壘,迄今為止,成功勾勒出杜少平稱霸縣城江湖的黑歷史。在舅舅同學會上以老嫗扮相逗樂的杜少平,實際上心狠手辣。自己欠銀行債務就組織手下小弟圍毆銀行人員,接手別人債務時,常做的催債手法是將欠債人澆冷水、或拋到山野溪流中恐嚇,甚或用刀刺穿人家膝蓋逼要高利貸。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