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印度

莫迪應當珍惜第二任期

沃爾夫:印度總理高票連任是非凡的個人成就,但這對印度經濟和經濟改革意味著什麼?

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在印度選舉中的壓倒性勝利是一項非凡的個人成就。它證實了莫迪在世界上人口第二多的國家、最大民主國家的支配地位。它證實了在印度1947年獨立後大部分時間裡主導該國政壇的國大黨被邊緣化。它證實了印度教民族主義日益成為一種主流意識形態,取代獨立印度的先輩們所倡導的世俗主義。

這一切都非常重要。但這次選舉對印度經濟和經濟改革意味著什麼?我們是會看到改革派莫迪有所作為,還是更多的相同表現?答案可能是後者。唉,那可能是一場災難。

領導人在第二個任期比第一個任期更為果敢是少見的。而領導人變得更加自信和有魄力也是正常的。的確,就像我們在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和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身上看到的那樣,他們往往變得更加威權。莫迪會被證明是這樣的領導人嗎?自學成才的他,不信任印度受過西方教育的政策理論家。他是一名集權者,並且已被證明在更大程度上是一名干預主義者,而不是一個相信市場力量的改革者。但他也準備豪賭。鑒於他在政治上取得的成功,很難相信這些特徵在這個任期內不會變得更強。

莫迪在第一屆任期做了很多重大的事情,但這些事情不具變革性。他的重要貢獻之一是為窮人確保了基本商品和服務的公共供應:烹飪液化氣、廁所、電力、住房、銀行帳戶和緊急醫療保險。他還推行了兩項重大且討論已久的改革措施:破產法(IBC)以及商品和服務稅(GST),儘管兩者的實施都帶來了重大問題。2016年激進的「廢鈔」舉措仍然極具爭議。但多數內行的觀察人士相信那是一個很大的錯誤。

現在需要更加到位的行動,因為印度面臨一些重大挑戰。經濟似乎在顯著放緩。印度政府前首席經濟顧問尚卡爾•阿查里雅(Shankar Acharya)最近在一篇專欄文章中指出,2018-19年度最後一個季度的增長率為5.8%,是20個季度以來最低的。投資也明顯疲弱。最新的《定期勞動力調查》(Periodic Labour Force Survey)報告證實,「全國就業形勢是幾十年來最嚴峻的,只有不到一半的勞動年齡人口實際上在職或者正在找工作」。商品出口自2011-12年度以來停滯不前。中央和州政府的財政赤字總計大約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7%。

解決銀行不良資產和企業未償債務負擔的「雙重資產負債表」問題仍然面臨艱巨挑戰,同時非銀行金融公司也出現了一個新的重大問題。在資產負債表捉襟見肘的情況下,亟需的貨幣政策放鬆效果有限。

這一切都相當令人擔憂。直到去年還擔任印度政府首席經濟顧問的阿文德•薩勃拉曼尼亞(Arvind Subramaniam)現在提出了一個更大的擔憂,他認為,「官方估計2011-12年度至2016-17年度期間年均GDP增長率約為7%。我們估計實際增長率可能為4.5%左右」。如果這種說法是正確的,過去對印度經濟表現和印度統計數據可靠性的看法根本是錯誤的。

除了這些都很重要的擔憂之外,還有全球環境惡化的問題。眼下,中東有爆發戰爭的真實可能,這進而可能對油價產生巨大影響。更重要的是,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發起的貿易戰的結局仍然高度不可預測。美國與中國的貿易關係破裂似乎不太可能讓印度受益,因為印度從未願意(或者說有能力)讓自己成為面向全球的製造業樞紐。但全球貿易體系解體是危險的,特別是對於一個沒有加入任何大型區域貿易安排的國家而言。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