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空中旅行

飛機上的迷你部落

斯卡平克:飛久了,你會發現飛機上有一些有趣的迷你部落。他們有著共有的怪癖和行為特點。

與你同乘一班飛機的人通常不被記住。他們坐下,系好安全帶,開始做些什麼,消磨航程。除非他們喝得爛醉,或者變得有攻擊性——我聽說過這些事例,但從未眼見——你再沒理由回想起他們。我確信他們也是這麼看待我的。

但當你乘機次數增多,你開始注意到一些乘客間共有的特點和行為。這些群體構成了飛行中的迷你部落。以下是我所注意到的一些人。

1. IT部門先生 他是這樣一名乘客:一待安全帶信號燈熄滅,他就放下小桌板,擺出全副家當。一台筆電電腦,一台與其相連的平板電腦,一部、甚至兩部與筆電電腦和平板電腦相連的手機,然後一副無線耳機戴在頭上,藍光閃爍。現在,他以平靜的使命感著手工作:單擊一下這裡,擺弄一下手機那裡。他在用這些計算容量做什麼?他在監視地面情況嗎?隨時準備著如果美國五角大樓(Pentagon)或英國政府通訊總部(GCHQ)崩潰,他就在35000英尺的高空出手干預嗎?

2. 迫在眉睫小姐 這名乘客在升空的那一刻也拿出她的筆電電腦,並打開翻蓋。這是她最後一次抬頭。整個航程中,她都在敲打鍵盤。電子表格、柱狀圖、大量文字出現在屏幕上,她一下把它們點沒,一下又重新打開它們修改。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的狀態太過瘋狂,肯定不是在準備PPT演示。著陸之後,一些重大事件一定在等著她。英國或美國的破產保護程序迫在眉睫;又或許她要擊退敵意收購。

所有送餐服務都被擺手拒絕。她接受的唯一茶點是一杯烈酒,她暫停重要任務,快速、急迫地從杯中抿了一小口。

3. 守夜人 舷窗外一片黑暗,遮光板拉下,客艙燈光熄滅,大部分乘客昏昏睡去。他們對外界毫無知覺,四仰八叉癱在座椅上,毛毯在安全帶下,戴著眼罩。有的人大張著嘴,一些人在打呼嚕。

但有一小部分乘客還醒著:看電影,在丁點燈光下讀書,或者沿著過道行走,享受這加長的機艙。他們之間有不用言傳的認識:他們是不能入睡的人,他們不能理解為什麼對別人來說入睡如此輕易。

每隔幾個小時,善良的乘務員在守夜人中出現,無聲地遞上托盤,上有盛水或橙汁的塑料杯。在所有飛行中的迷你部落里,我對這一支最熟悉,因為我是它最為長久的或站立、或讀書、或看電影的成員。

4. 神奇膀胱 這些旅行者在靠窗座位坐定,轉過臉去,縮成一團入睡,他們保持這個姿勢,直到飛機將要降落。但他們全程酣眠還不是最了不起的事情。不:最了不起的是他們在八小時航程中一次都沒起身去廁所。他們的確是大自然的奇蹟。

當乘務員把他們叫醒,讓他們把座椅調直,準備降落,他們看起來衣冠不整,嘟嘟囔囔。自然,他們都很年輕,但不該如此乖戾。隨著時間流逝,他們會發現,自己也會穿過過道,加入為廁所排隊的人群。這將會比他們現在能夠想象的更加頻繁。

譯者/卓汐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