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談藝錄

畢加索與馬蒂斯的世紀PK

吳可佳:20世紀西方藝術史,最精彩的話題莫過於畢加索與馬蒂斯的相互競爭與欣賞。他倆就像南極和北極。

回顧20世紀西方藝術史,最精彩的話題莫過於畢加索與馬蒂斯之間的持續競爭與相互欣賞。畢加索曾經說:「你必須把馬蒂斯和我的每件作品擺在一起來審視。沒有人比我更仔細地研究馬蒂斯的作品,也沒有誰比馬蒂斯更認真地審視我的作品。」

享利•馬蒂斯作品 「生之喜悅」,巴恩斯基金會收藏

在畢加索看來,其時在世的藝術家,唯有馬蒂斯配為自己的競爭對手。1906年,馬蒂斯完成了藝術生涯第一幅最重要的油畫、目前為費城巴恩斯基金會(Barnes Foundation)所收藏的「生之喜悅」 (Le Bonheur de vivre ),帶來了繪畫創作色彩的革命。當這幅作品被巴黎思想保守的藝術界所批判的時候,富有遠見的畢加索意識到,自己必須創作一幅更為驚世駭俗的作品,方能彰顯其天賦與野心。一年之後,畢加索完成了現為紐約現代藝術美術館(Museum of Modern Art)所收藏的「亞維農的少女」(Les Demoiselles d』Avignon)。這幅震驚了整個巴黎藝術界的作品,在當時連馬蒂斯都無法理解,但它徹底改變了20世紀西方繪畫史的發展方向,並在今天被藝術史學家們公認為20世紀最重要的一幅油畫作品。

畢加索與馬蒂斯,誰是20世紀西方藝術史最偉大的藝術家?本期《談藝錄》與紐約資深印象派與現代藝術專家大衛•諾曼(David Norman)先生就這個話題進行了討論。兩位藝術大師生前複雜而有趣的競合關係,推動了他們一生不息的藝術探索。

資深印象派與現代藝術專家大衛•諾曼(David Norman)先生

根據數據分析機構Statista的統計,2018年畢加索創作的作品在拍賣市場上的總成交額為7.44億美元,是全球藝術品拍賣業績最高的藝術家。同年度,馬蒂斯的作品在拍賣市場上實現的總交易額為1.54億美元,僅為畢加索作品的五分之一。畢加索與馬蒂斯作品的藝術市場,誰的更為全球買家所追捧?也是本期《談藝錄》所關注的領域。

(註:在本次對話之後,大衛•諾曼先生被富藝斯(Phillips)拍賣行任命為美洲區主席。本文不代表富藝斯的觀點。)

吳可佳:感謝您回到FT中文網《談藝錄》。去年我們討論了畢加索一生最重要的幾幅作品。今天咱們來聊聊畢加索與馬蒂斯。他們之間的競爭關係帶動了20世紀西方藝術發展,而誰是20世紀更偉大的藝術家也是藝術史學家們所爭論不休的話題。咱們先從馬蒂斯1906年震動巴黎藝術界的的「生之喜悅」與畢加索1907年作為回應的「亞維農的少女」開始聊起:您如何看待這兩幅畫對於20世紀西方藝術史的影響?

大衛•諾曼:我想談的第一點是,畢加索與馬蒂斯之間的關係非常複雜,既有競爭,又有合作,他們都是20世紀偉大的藝術家。藝術家康定斯基曾經說:「畢加索為繪畫的造型帶來了革命,而馬蒂斯為繪畫的色綵帶來了變革。」

馬蒂斯的「生之喜悅」完成後,轟動了巴黎的繪畫界,大家從未見過如此獨特大膽的作品。馬蒂斯在作品中使用的色彩完全基於自己的主觀感受,與畫面所表現的主題在實際生活中的色彩毫無關係。作品所呈現的空間感及人物身體比例,亦來自於馬蒂斯的創造,與現實中的空間、透視及人與自然的比例無關。整個作品由色彩、線條和形體構成,呈現了當時藝術界未曾見過的、富有革命性的繪畫。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