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數據

金融行業中的數據如何確權?

許可:國際環境詭譎多變,國內經濟長期處在新常態,數位經濟已經成為主要增長點,數據確權必須充分考慮數位經濟發展的不同階段和特定國情。

從40年前的ATM機到近年的開放銀行(open banking),金融科技(FinTech)已悄然走過三代。上世紀80年代,作為最早應用訊息技術的產業,金融業通過將IT技術導入到產品和服務中催生了第一代FinTech。20世紀末到21世紀初,基於互聯網技術的第三方支付、電子銀行引領了FinTech2.0時代。2010以後,被稱為ABCDE(人工智慧、區塊鏈、雲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的數字技術在在金融領域深度應用,推動FinTech進入到3.0階段。數字技術與金融的深度融合變革了金融產品的設計、生產和銷售,降低了金融服務的門檻和成本,讓普惠金融的商業可持續成為可能。新湧現的金融科技公司在整個行業中同時扮演了「鲶魚」角色,推動了傳統金融機構的「數位化」轉型。近年來,中國多家大型銀行紛紛擁抱「開放銀行」,便是一個從被動應對挑戰,到主動謀求革新的例證。在這波以開放銀行為主要特徵的FinTech3.0浪潮中,最重要的開放是傳統銀行與合作夥伴之間通過API接口開放實現數據的共享和數據價值的最大化。

數據價值發揮的難題:數據確權

數據的核心價值在於連接與共享。「無法連接的數據就不是大數據」,數據連接將不同來源的數據匹配和融合,其不強調對數據的擁有,而是強調數據觸及和返回的廣度與豐富程度。數據共享旨在構建一個權限分明,在保護數據安全的同時讓訊息流轉的機制。不論是傳統金融機構建設開放銀行生態體系,還是金融科技公司對其他企業提供大數據風控或精準行銷服務,都離不開各方的數據連接與共享。從理論上觀察,這事實上是數據的「複雜性」和「整體湧現性」(whole Emergent)的反映。這意味著海量、實時、多樣的數據可以動態變化、擴展、演化,一旦相互聚合,就能相互作用、相互補充,激發出1+1>2的結構效應,提供新的洞察和預見力。

正是洞察到數據共享的重要性,國務院在2015年《促進大數據發展行動綱要》中就明確提出:「鼓勵產業鏈各環節的市場主體進行數據交換和交易,促進數據資源流通,建立健全數據資源交易機制和定價機制,規範交易行為等一系列健全市場發展機制的思路與舉措」。在上述政策的引導下,北京大數據交易服務平台、貴陽大數據交易所、長江大數據交易所、上海數據交易中心等數據流通平台不斷湧現,數據堂、美林數據、愛數據等數據資源企業漸具規模。但是,由於專門立法的欠缺和既有制度的模糊,出於對交易風險及個人數據合規風險的憂慮,我國數據流通在「質」和「量」上都不盡如人意,難以滿足數位經濟發展的需要。有鑒於此,2017年12月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實施國家大數據戰略進行第二次集體學習再次強調:「要制定數據資源確權、開放、流通、交易相關制度,完善數據產權保護制度。」這一表述體現了「清楚的產權界定是市場交易的前提」的科斯洞見,數據流通的癥結進一步還原到數據確權上。

數據確權的國際經驗

面對數據確權難題,世界各國由於經濟發展階段、法律體系等差異給出了不同的藥方。

擅長體系構建的歐盟最早給出了體系性回答。通過《一般數據保護條例》(GDPR)和《非個人數據在歐盟境內自由流動框架條例》,歐盟確立了「個人數據」和「非個人數據」的二元架構。針對任何已識別或可識別的自然人相關的「個人數據」,其權利歸屬於該自然人,其享有包括知情同意權、修改權、刪除權、拒絕和限制處理權、遺忘權、可攜權等一系列廣泛且絕對的權利。針對「個人數據」以外的「非個人數據」,企業享有「數據生產者權」(data producer right),不過,其權利並非是絕對的。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