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環境

人類正在「透支」沙子

阿胡賈:沙子被大量應用於城市建設,但沙子並非大自然的無限饋贈。我們使用沙子的速度超過了沙子再生的速度。

「沙子在流走」(比喻形勢變化莫測)這句話再也不是陳詞濫調。沙子真的在流走——通過卡車。近日聯合國(UN)發布的一份報告稱,為滿足全球範圍對基礎設施的需求,大量沙子正在被開採、疏浚,甚至盜採。惹人注目的是,按全球被開採和交易的自然資源的體積計算,沙子僅次於水資源,排名第二。

沙子正在被大量應用於亟需的城市建設,特別是在中國和印度,但沙子並非大自然的無限饋贈。世界上的沙子供應是有限的,而我們使用沙子的速度超過了沙子再生的速度。

過度開採沙子造成的環境後果正在日益顯現。對湖泊、河流及沿海區域的掠奪性開採,減弱了生物多樣性,破壞了漁業資源,造成了污染,降低了地下水位,而且增加了爆發洪水的風險,原因是開採帶走了自然沉積物。過度采沙還威脅到摩洛哥這類國家的旅遊業:由於非法的沿海采沙滿足了摩洛哥每年半數的沙子需求(1000萬立方米),該國的海灘正在處於慢慢退化成岩石的危險中。

聯合國這份報告總結稱:「是時候對這種把沙子當作無限資源的模式提出質疑了。」報告呼籲改善對這個同時牽涉多個領域——如礦產開採、近海管理、水資源管理和生物多樣性——的問題的治理。報告還敦促國際社會加強對地質和水文作用如何將沙子和沙礫從一地帶到另一地的監測和認知,以便查明這些原料在何處流失。

我們總會把沙子想成一種從腳趾間滑落的粉末狀物質。實際上,沙子可分為兩大類。第一類是ineral sand),含有鋯石等礦物質,可用於製作陶瓷和顏料。這類沙子主要來自河床以及海灘等沿海區域。在內陸和非熱帶沿海地區,沙子主要由二氧化硅構成。

第二類是砂石骨料(aggregate),碎石、沙子和沙礫的統稱。這種易於粘合、粗糙的「沙子」是建築行業渴求的材料。每年被從河流、礦井、採石場、海岸線和海洋地區採掘走的砂石多達500億噸。正在快馬加鞭建設基礎設施的發展中經濟體是砂石的貪婪消費者:中國貢獻了全球58%以上的水泥產量。

非法或不受監管的采沙活動在法律缺失、執法鬆懈或腐敗猖獗的國家非常活躍。倫敦帝國理工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的約翰-保羅•萊瑟姆(John-Paul Latham)博士指出,由於運輸沙子的成本如此高昂,所以沙子通常在離沙源較近的地方使用。追蹤哪些地區正在大規模興建基礎設施,可以為了解哪裡的生態系統可能遭殃提供線索。

萊瑟姆博士解釋說:「人們有巨大的動機去不擇手段地獲取這種物質,這會對附近的河床、甚至洪泛地造成壓力。對於如何協調對發展的迫切需要與地方環境受到的威脅兩者之間的矛盾,需要進行相當深入的討論。」

他說,沙子的巨量消耗也帶來了一項技術挑戰,即找到替代材料,或許可以使用沙漠的沙子:「這是陸地上已有的巨大資源,因此,使用沙漠沙子應該較不可能造成環境問題。混凝土行業需要關注這一點。」一家由帝國理工學院學生成立的初創公司Finite正在嘗試用光滑、細粒度的沙子開發一種建築材料;這種可重複使用、可生物降解的複合材料目前只適用於臨時建築。

沙子還正在成為地緣政治領域的不安定因素。新加坡填海造地被認為與鄰國印尼24個沙島的消失有關。中國在南中國海的領土擴張依賴於砂石。沙子如今成了帝國之物。

本文作者是一名科學評論員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